第259章 韩尝宫!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诸天大道宗作者:裴屠狗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css-auto.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诸天大道宗》 第259章 韩尝宫!
    “百姓?”

    丰王微微皱眉。

网上棋牌赌博举报    他以为韩尝宫会从国运,军势,地运,潜龙,武林门派等等方面说起,却没有想到,他突然提到了百姓。

    “我在丰都住了四十三年了.......”

    韩尝宫走到丰王身侧,扶住栏杆,淡淡道:

    “前街的三娘时常送些菜给钦天监,她喜欢唱曲,只是唱的有些难听,我向来不爱听.......牛二是个地痞却最孝顺老娘,为了给老娘治病,卖身为奴,人高马大的个汉子,整日里伏低做小.......

    李老太活了六十多,子孙满堂,最爱叨叨个闲话,虽然嘴碎,却是个好相处的........张大永,曾经当了几年兵,因腿断了回来,勤勤恳恳一辈子,四十才娶了媳妇,去年添了个大胖小子......

    卖馒头的赵大,每日奔波,养家糊口之余,也爱给困难的邻居送几个馒头.......

    他们没什么本事,没有武功不说,有的连一技之长也没有,但他们,还是努力活着......”

    丰王静静听着。

    他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些,即便是数十年前是个不讨喜的王子,那也是平常人高不可攀的大人物。

网上棋牌赌博举报    往日里巡游诸州,也未曾与真正的老百姓接触过。

网上棋牌赌博举报    听着,他倒觉得有些意思。

    韩尝宫神色泛着一丝悲哀。

    身怀望气术,他所看到的死亡远比世上任何人还要多,各种惨绝人寰的劫难看到的太多太多了。

    然而,看得多,并不代表麻木。

    两年多来,待他真切看到长街往来,人皆死劫之时,他心中仍是有触动。

    人之气运有迹可循,一如日月轨迹,星象变化,然而看得到,却不是拨弄手指便可以改易气运的,他可以推演国运,却不能凭空改变千百万人的死劫。

    韩尝宫转身看向丰王,平静的有些冷漠:

    “他们,也是活生生的人,王上,有没有问过他们的意见......”

    “韩尝宫。”

    丰王微微摇头,神色有些冷淡:

    “你想说什么?”

    “人皆有气,聚则成运,国运本是万万子民之汇聚,国运的动荡,与每一个人都息息相关.......”

    韩尝宫蓦然抬首,眸光如星般亮起:

    “我想问一问王上,你拿他们的命做什么之前,问过他们没有?他们,愿不愿意!”

    观景台上似有狂风骤起,偌大的王城好似都有余波回荡。

    观景台下,不知几多士兵匆匆而来,又被玉天阻拦在外。

    呼呼~~~

    狂风之中丰王衣衫猎猎,看着近在咫尺的韩尝宫,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你在质问寡人?!”

    气息陡然回落,韩尝宫恢复平静:“就算是吧。”

    “那便告诉你!”

    丰王衣衫扬起,双眸之中也似亮起光火,声音却极度漠然:

    “弱者的意愿从不会被人在意,无论是在大丰,金狼国,大炎,还是其他几国,无论是在如今,还是过去,皆是如此.......”

    “大丰十数万万子民,一一问过他们,你能办的到吗?”

    最后,丰王语气平缓下来:

    “韩卿,一时之牺牲,换取永恒的太平,又有何不可?”

    “永恒的太平.......”

    韩尝宫垂下眸子。

    除却天地本身,还有什么是永恒?

    日月尚有盈缺,山川都会改易,丰王有何把握?凭什么如此自信?

    “不错,永恒的太平.......”

    丰王淡淡一笑,看着韩尝宫的眼神十分之真诚:

    “大灾大劫又如何,若此番功成,王朝覆灭,寡人反掌可重塑,未来,天下再无违逆之辈,世上再无祸国之武林,更无乱法之狂人。

    一时之灾痛,换未来万万年之太平,有何不可?如何不美?”

    自古以来,纵使是王朝鼎盛之时,开国君王在世,也无法真正压服天下,世家门阀,武林大派,是历朝历代无数君王心中的心腹大患,从来无法解决。

    纵使王朝出现明君,能威压一世,大不了也就蛰伏,过后还会冒出来。

    始终无法真正的压服武林。

    便是因为神脉的存在。

    神脉不但一人成军,寿元还高达三百年,历史上曾有君王成就神脉,但即便威压三百年,天下仍旧没有改变。

    正因如此,大丰太祖才会封镇龙王铠。

    就是要以天人神兵之力,镇压武林,威慑天下!

网上棋牌赌博举报    被彻底炼化的天人神兵,将会成为大丰代代相传之神兵,而兵主却非代代皆有,代代丰王执掌天下至强武力与最强国度。

    必将为苍茫大地之主,王令所至,莫敢不从!

    “人活百年,神脉也只三百春秋,谈何万万年?”

    韩尝宫却不为所动。

    他精通望气术,固然无法在国运之下望丰王之气,但自古国亡之君,从来不得好死,卷土重来,岂是易于?

    一时之得失尚未保住,谈何万万年,谈何永恒?

    “韩卿,你便不能再信寡人一回吗?”

    丰王闻言,面上浮现一抹淡淡的萧索:“就如当年,寡人信你一般.......”

    韩尝宫有些动容,复又叹道:

    “王上只说当年,现下却是不信韩尝宫了吧......”

    丰王默然。

    观景台上,一时陷入平静。

    远处,玉天看着观景台上的两人,也是心惊肉跳。

    他从未见过丰王对任何人有过如此宽容,韩尝宫在丰王心中的地位,比他想象的还要高。

    “罢了,罢了。”

    沉默良久之后,丰王长叹一声,首先开口。

    他看了一眼韩尝宫,复又转身看向夜色之中的丰都城:

    “你卸任钦天监主,自去云游天下,也不枉你我君臣相交数十载.......”

    “王上对臣起了杀心了?”

    韩尝宫捏着扶栏,神色平静:

    “可王上忘了,韩尝宫是个怎样的人.......韩尝宫出身布衣,见多了世间疾苦,却也不慕富贵荣华,自然,也无惧生死.......”

    “你!”

    丰王瞳孔一缩,心中升起不妙。

    当即一手探出,便死死的扣住了韩尝宫的肩膀:“你想做什么?”

    他对于韩尝宫的了解很深,瞬间便察觉了不妙。

    气息勃发之下,弹指便控制住了韩尝宫,却也是因为韩尝宫根本没有一丝反抗的念头。

    “韩尝宫岂是刺王杀驾之辈?”

    任由丰王扣锁住肩膀,束缚自身,韩尝宫一指红月之下如披红衣的丰都城:

    “王上既不在意这满城军民,那便散运归民,保住大丰最后气数吧!”

    咔嚓!

    丰王一下捏碎了韩尝宫的肩骨,勃然色变之下。

    便听得一声惊天动地的炸响之声。

    轰隆!

    只见随着韩尝宫随手一指,那夜幕之中的丰都城中便似是腾起千万道气息。

    那或呈红白,或是黄灰色的光芒或是彼此相连,或是独自腾起。

    霎时间而已,便似是照亮了天地!

    丰王面色狂变,只见那道道光芒纵横交织之间,似是形成了一张无比立体繁杂,似是将整个丰都城都包裹在内的巨大网络!

    自上而下俯瞰,直好似一只扬天欲吼的巨龙之首!

    然而,在观景台下的诸多甲士的眼中,却只见丰王陡然暴怒出手,一下捏碎了韩尝宫的肩膀,掐住他的脖子,将其高高举起。

    神脉之身的韩尝宫,竟是没有丝毫反抗。

    却是完全看不到那纵横交织在整个夜空之中的光芒。

    倒是玉天,也是勃然色变,一下窜入观景台之中。

    “你要做什么?!!”

    丰王死死掐住韩尝宫的脖颈,雄浑真罡似狼烟一般腾空百丈,搅动夜空之中的云流。

    他对于风水气运并不精通,却这一幕却让他感觉到了十分之不妙!

    “咳咳......”

    韩尝宫呼吸不畅,发出断断续续的笑声:

    “王上,君臣一场,你能杀我,我却不会伤你.......国运散之于城中诸多军民,自此,城破人死则国破,城在人在则国在!

    除非一城军民尽数死绝,否则无人能断我大丰气运,纵然......

    是你!”

    “韩尝宫!”

    丰王双眼顿时泛起一抹猩红,前所未有的杀机一下充盈了他的心头:

    “阻止,阻止这一切!!!”

    “咳咳......”

    韩尝宫仰头看向那绚烂气运网络,面上泛起一丝微笑:

    “来不及了......”

    吼~~~

    他的话音未落,便听到一声实质的龙吟之声在丰王,以及整个丰都城所有神意强大到能够感知气运变化之人的心头炸响!

    只见那一道宏大的气运龙首扬天咆哮间,似是吐出了什么一样。

    下一瞬,那浩荡如龙的国运气流,为之逆流!

    自王城,向着全城扩散!

    “发生了什么?天象气机变化.......”

    “难不成是神脉来袭?”

    “气机变化,那是.......国运?”

    整个丰都城中,但凡能感受到气机变化的高手,全都为之惊醒了。

    “怎么回事.......”

    钦天监中,黄甫悚然惊醒。

    一下跃出房间,攀上楼顶,仰天望去不由的神色狂变:

    “气运龙首?是谁,什么人,竟然撼动了大丰国运???”

    气运虚无缥缈,非人力所能撼动摆布,纵使你力能拔山,也绝不可能撼动气运,因为人之气运,好似命运,而国运,更好似一国之命!

    “如此壮观.......”

    一处酒楼房檐之上,安奇生斜坐饮酒,见得漫天气运交织的巨大龙首,也不由的赞叹一声:

    “好一个韩尝宫!”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

页面底部区域 foot.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