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序幕 角笛鸣响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Fate/Hero back(伪综漫)作者:川上羽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css-auto.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Fate/Hero back(伪综漫)》 11序幕 角笛鸣响
    在这个世界上,存在各种各样的愿望。

    无私的,贪婪的,刻毒的,温柔的,荒诞的,纯洁的,疯狂的。

万人红黑大战    如果三尺之上真有所谓的神灵,他眼前一定每日每夜都铺展着地上人们数不胜数、千姿百态的祈祷。

    但是,世上并不存在实现所有愿望的慈悲神明。

万人红黑大战    要实现某些人的愿望,必然以牺牲另一部分人的愿望为代价。

    打个比方。万人红黑大战倘若要实现希腊人夺回美女海伦、洗雪国耻的愿望,就必须毁灭特洛伊人保护自邦的愿望。这两个愿望各自拥有无数的祈祷者,但却是矛与盾一般水火不容。

    什么?这个比方太泛了?

    那么换一个。

    倘若要实现格兰尼亚与心爱的男人远走高飞的愿望,那么就必须践踏迪卢木多为君王尽忠一世的愿望。

    倘若要实现亚瑟王治国安邦守土复开疆的愿望,就必须扼杀格尼薇儿王后作为平凡女子享受爱情的愿望,当然也必须无视兰斯洛特爵士守护那位女性幸福笑容的愿望。

    什么,这些比方太坑爹了?全是ntr的例子?

    ……圣杯战争本身,不就是坑爹的代名词吗。

    仔细想想,所谓的“圣杯战争”,其实是将这一条四海通用的法则缩影化的产物。

    【没有一种奇迹,可以实现所有人的愿望。】

    七组人马,十四个祈愿。

万人红黑大战    最终抵达圣杯的,却注定只能有一对主从。

    所以不择手段——如卫宫切嗣,所以算尽机关——如远坂时臣,所以能够毫不犹豫地杀死与自己素昧平生的他人——哦对了,雨生龙之介本来就是这样。

    为了实现自己的愿望,碾轧他人的愿望。

    如此扭曲、却又如此简单明了的本质,这就是少女日见坂胡桃所理解的圣杯战争。

    因此,她持续地否定圣杯战争本身,拒绝向圣杯寄托愿望。

    直到被独自封锁在异时空的那一天,少女眼中的世界骤然颠倒了模样。

    然后,传说向新的时代推进——

    …………

    …………

    【日本冬木,间桐宅】

    【第四次圣杯战争半年前】

    “雁夜……叔叔……?”

    被这个怯生生的童音勾住脚步,间桐雁夜扶着墙壁慢腾腾地转过身体,努力在麻木的面孔上挤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万人红黑大战    不过,这个“温和”或许仅仅是雁夜自己的想象而已。

    “……啊……”

万人红黑大战    被雁夜混合着悲哀与慈爱的歪曲神情惊吓到,出声呼唤他的少女不由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那副畏怯的模样简直如同看见猛兽的小动物一般,像细小的蜂刺一样狠狠扎进了雁夜的胸腔。

万人红黑大战    “啊……小樱。对不起,叔叔现在有点不舒服……吓着你了吗……?”

    唯恐触痛少女脆弱的神经,雁夜尽量压低因长时间痛苦□而嘶哑变调的嗓音。

万人红黑大战    “……唔唔,没有。”

    少女乖巧地摇头。

    “叔叔、身体,很难受吗?”

    好像发条只上了一半的人偶一样,少女断断续续吐出字句。

万人红黑大战    “……啊啊。不过,跟小樱完全不能比呢。”

    入住间桐家半年来,雁夜只能眼睁睁看着少女作为“人”的机能被惨烈的身心折磨一点点扼杀,然后一面痛悔自己过去的错误、一面诅咒自己此时的无力,任由双重的悔恨与体内的无数魔虫一道啮咬蚕食自己的血肉心肠。

    “呐,小樱……”

    “……唔?”

    “不……没什么。”

    我会救你出去——那是雁夜永远无法也许下的诺言。

    怀抱的希望越大,希望破灭时遭受的绝望也就越发惨痛。他不能为了一时的英雄主义和自我满足,将承受这份绝望的可能性强加到小樱身上。

    “没什么……真的,什么也没有。”

    自言自语似的,雁夜将手掌轻轻搁到小樱头顶,温柔地摩挲着少女柔顺的头发。

    ——对、什么也没有。叔叔很快就会把一切都解决了……所以,小樱需要担心的事情,什么也没有。

    现在暂时忘记微笑的方式也没关系,总有一天会再想起来的。即使那一天雁夜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一定还有人能够找回樱的微笑……一定,一定会有的。

    一定……

    ………………

    【英国伦敦,时钟塔】

    【第四次圣杯战争一年后】

    “……哈啊。”

    在不知第几次攻略失败之后,韦伯·维尔维特有些懊丧地放下了手中的游戏手柄。

    “果然,我没有这方面的才能啊。”

    老实说,对于以成为顶尖魔术师为目标的年轻学者来说,打游戏的才能没有也罢,这本不是值得韦伯为之懊恼的事情。尤其是明知自己没有才能却一个劲闷头尝试,这种不折不扣的偏执狂特质从前与韦伯完全沾不上边。

    从前应该是更具备合理性思维的优等生才对……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会莫名其妙变得热血起来了呢。

    “……征服世界、吗。不管什么时候听到,都感觉傻得没边啊。”

    把印有夸张标语的游戏包装盒扔到一边,少年叹着气关上游戏机站起身来。

    再这样埋头苦干下去,一定会被同学误解为没出息的废柴宅男吧。虽然自己原本受到的侮辱嘲笑就够多了,再被扣上一两顶帽子也无关痛痒,但向来只瞄准自己家世的藐视目光如果转而针对自己个人,对韦伯的自尊心来说是极大的伤害。

    “嘛。现在我也没那么容易受伤就是啦。”

    不知是托了哪里的笨蛋的福——后半句话韦伯咽回了嗓子眼里。

    (最近天气有点变冷了啊。)

    少年这么想着,拉开衣橱随手抽出一件外套披上。外套似乎比韦伯的身材大了好几号,像风衣斗篷一般松松垮垮挂在他的小骨架子上。但韦伯仿佛完全没有觉察到似的,就这样穿着那件不合身的外套快步走出了房间。

    总之,先考虑下一个课题吧。人生也许比想象得还要短暂,自己没有太多可以挥霍的时间。

    少年暗暗鞭策着不知为何有些感伤的自己。

    时隔一载,年轻魔术师的背影看起来依然那么瘦小、那么弱不禁风。

    但是,他的脊背挺得很直、很硬,脚步迈得很稳、很疾,确确实实给人一种“男子汉”的印象。

    ——远看去,那件大几号的鲜红外套在风中猎猎飞舞,仿佛有个巨汉站在韦伯身后、拍着他的肩膀敦促他一样。

    …………

    …………

    【20xx年,现实世界,日本】

    假如没有那场小级数的轻微地震,那会是同往常一般平淡无奇的一天。

    习惯了地震的日本市民并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然而,有特殊的几小撮人在这场地震中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其一是以间桐雁夜、间桐樱和韦伯·维尔维特为代表的一拨异世界住人。虽然他们身为魔术师早已对各种怪奇现象习以为常,但是“眼前忽然白光一现然后环境就整个儿变了模样”这种场景,有生以来还是头一遭见到。

    哦,韦伯早些年目睹过的固有结界除外。

    其二是某乙女游戏会社高层、独力开发出“真人穿越游戏”的天才技术员,这一天他将自己关在堆满仪器的阴暗研究室里,捶着墙歇斯底里狂笑了足有大半晌。其他职员早已见惯上司的古怪与乖僻,因此对室内阵阵刺耳的爆笑声充耳不闻,照旧各行各的阳关道或独木桥。

    不过,事后有细心的职员回忆起,那日技术员先生一浪高过一浪的愉悦笑声中,夹杂着一两句意味不明、有些引人在意的呓语。

    他说:

    “——干得好,胡桃……”

    其三则是名叫“日见坂冬树”的青年——就在地震余波渐渐退去、鸣动的大地恢复安宁时,他突然发现自己卧床昏迷近半月的妹妹指尖微微一颤,喉咙里小声嗫嚅了一句什么,紧接着便徐徐抬起了眼皮。

    “冬……树?”

    “……!!”

    青年先是一怔,随即猛然扑到床边抱住少女的肩膀,带着难以遏制的狂喜大叫出声。

    “胡桃……?胡桃!?等、等一下,我不是被震昏了头吧,是你在对我说话吧胡桃!你吓死我了知不知道?!小松同学把你送回来说什么‘电脑死’的时候我真的以为没救了!!啊当然,就算没救我也会照顾你一辈子的……胡桃你先别说话,我马上去端水给你润润喉咙——”

    金发少女摇摇头制止他说下去,然后缓慢而艰难地抬起一只手来,像是摸索救命稻草一般死死揪住冬树的衣角。

    “……对、不起,冬树。我好像,闯祸了……”

    “啊啊我知道,胡桃从小就会捅出各种各样的篓子来,比如为了帮助受欺负的同学和不良团体干架、遭遇猥亵犯时差点把对方弄到再起不能之类的……没关系,不管这次胡桃又闹出了什么问题,我都会负起哥哥的责任去帮你处理好的,所以胡桃什么都——”

    “别把人说得好像哪里的黑道大姐一样……而且,这次不是那么简单的问题啊。”

    少女慢慢缓过一口气来,有些费力地咧起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冬树,只有你也好、拜托你快点逃离这座城市吧。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好,多则三五年少则几月,那个传说中的‘圣杯战争’……就要在这个世界开始了。”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期反穿的是韦伯,雁夜和樱。之后还会出现其他人,这里先不公开w

    现代原创master……但凡之后有名有姓的人物基本都是,我不会浪费大家记忆空间去关注路人的【殴

    附一张meng姑娘画的冬树哥哥www这次原创人物基本都有人设图……有插画的感觉超棒~~【殴烂

    日见坂双子都是剑道出身【明明是混血却很热爱日本文化】,所以武士刀是必备道具xd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

页面底部区域 foot.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