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第八幕 史上最古围观王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Fate/Hero back(伪综漫)作者:川上羽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css-auto.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Fate/Hero back(伪综漫)》 19第八幕 史上最古围观王
    “……master。浩宇彩票平台注册喂,master。”

    “…………”

    “master,醒醒,是时候回到现实了。”

    “…………呼…………”

    “……喂,悠。给我适可而止。”

浩宇彩票平台注册    某高级公寓十三层住户的书房内,红衣英灵冷着一张黑脸投影出雌雄双刃,毫不留情地以刀背击向“真人穿越体验仪”上悠然横卧的高挑女子……面上的感应头盔。

    “……!”

浩宇彩票平台注册    女人的身体被敲打得原地摇晃了一下,立时一扫先前的迟钝,有些不耐烦地抬手挥开英灵的双刀,一把拉起面罩。

    “archer,好端端的你闹什么?这玩意万一被你敲坏了,再去买可是很贵的。”

    头盔下显露出的面容,并非二次元死宅中常见的眼眶浮肿、目光涣散,而是一张杏眼柳眉、保养良好的姣美脸蛋,活脱脱的白领丽人样本。

    “——master,工作失败了。caster以大量魔物作掩护,自己趁机逃出了我的射程范围。虽然对那家伙造成了相当的损耗,但还是没能给他致命一击。”

浩宇彩票平台注册    无视自家御主的牢骚,英灵卫宫以冷静到近乎冷淡的口吻开始汇报战况。

    “哦,是吗。”

    女人以比他更冷淡的语调应了一声,随即将刚刚掀开的面罩再次拉下。

浩宇彩票平台注册    “那么接下来……继续去外面监视吧archer,有敌人不必请示,直接处理就好。准许你解放宝具。我和ace正在办正事,暂时不要打扰我。”

    “……你很明显把该办的正事搞错了,master。还有ace是谁。”

    “是我的真爱……之一。”

浩宇彩票平台注册    保持着整张脸掩藏在感应头盔下的古怪造型,女人淡淡吐出不带情感色彩的话语。

    “话说回来archer,你和那孩子家的archer交过手了吧?感想如何?”

浩宇彩票平台注册    “让人看不惯的家伙。”

    红色英灵直言不讳。

    “从那一组今晚选取的战法来看,他们在战斗中可以毫无顾虑地使用最卑鄙的手段吧。虽然我也没资格指责别人,但让年轻的女性master上前线充当诱饵这种事,恐怕我还做不出来。”

    “废话。我才不想在外头跑得一身臭汗呢,司令官当然要驻守在空调房里总揽全局。”

    “……master,你也没资格指责别人啊。”

浩宇彩票平台注册    青年无可奈何地摊开两手摇了摇头,背对着依然躺在仪器上不肯挪窝的御主迈开步子。

    “不过,尽管不太想认可……那对主从,应该不是只有‘卑鄙’这一羁绊而已。”

    “啊啦,那是自然。毕竟是会社的前·王牌攻略玩家,胡桃绝对是个很有眼光的孩子喔。她当年下定决心放弃与英雄王的契约,怎么可能会换个除了卑鄙就一无是处的从者?最起码那个archer有张俊脸……不对,最起码,彼此间的信赖之心是不可少的。”

    女人抿起樱唇嫣然一笑,语气却暗带几分怜悯。

    “你说是吧?士·郎·君。”

    红色archer轻哼一声,在落地窗前立定,逆着月光静静回转身来。

    他正气凛然的面孔上挂着一丝略显苦涩的嘲笑,却因潜匿在阴影里而让人辨不分明。

    “呼……我是无法理解要怎样信赖那种人。如果那个archer的生平真如你所讲述的那样,悠,那么在我看来,他的一生把‘愚蠢、扭曲、自以为是’这些词全占了。凭一介凡人肉身妄想扮演英雄、一意孤行导致的凄惨下场,也与他那副败者相很是相配。”

    ——那就是“英雄”应得的下场。

    仿佛诉说着铭刻于此身的深重悲剧一般,曾被称作“卫宫士郎”的男人淡然宣告。

    ————————————————————————————————————————

    此时此刻,“第一次宅圣……(以下省略)”据点内已经炸开了锅,还炸翻了一窝热锅上的蚂蚁。

    “阿————嚏!!!”

    跟从在日见坂胡桃身后的绿衣英灵突然一抽鼻子,弓□狠狠打了个喷嚏。

    “archer,现在的情形已经够混乱了,拜托你安静点。”

    胡桃无可奈何地回转脸来小声叮嘱道。

    “我又不是自己想打喷嚏才……阿嚏!!混账,绝对有哪个家伙在背后说我坏话,被我发现的话……”

    “archer,这是迷信。”

    胡桃正一本正经地教育英灵信仰科学,自己的后脑忽然被人捏着拳头一连暴击了好几下。

    “——归根到底,惹起这种混乱情形的还不就是胡桃你吗?!你究竟在想些什么呀,把那种危险人物带回藏身地,明摆着引狼入室吧?”

    “阿妙,好痛……”

    胡桃双手抱头,扑闪着两眼望向身后满脸怒气的和服姑娘。她心知事情要糟,连忙顺手把川岛妙拉到一边咬起了耳朵。

    “那个、你先冷静点,事情变成这样是有原因的……我把caster他们带回来是因为……”

    然而,caster混杂着颤栗与欣喜的高叫又一次后发先至,提前为胡桃作出了最完美的情况说明。

    “哦哦,哦哦哦……这、这莫非就是贞德的居所吗?!我……我此生是何等的荣幸,竟然能够踏入你的栖身之地!贞德,你终于……经历了漫长的混沌与浩劫,你终于回忆起我来了!!噢,贞德——”

    “哈哈,没想到连我都招待进来了,旦那的熟人真是亲切呀~~哎呀,这样无端打扰会不会添麻烦啊?”

    “安心吧龙之介,以贞德宽广的胸怀,绝对不会把你这样神的子民拒之门外的!!”

    “………喏,就是这种状况。”

    胡桃耸起两肩,皮笑肉不笑地吊了吊嘴角。

    阿妙只背着手缄口不语,秀眉一跳一跳地抽搐起来。

    然后,这位仙风道骨的古典美人丹唇微启:

    “fxxk his grandmother。”

    “接下来怎么办?放任这种状态的caster和龙之介上街游荡太危险了,我可不想天天都在新闻上看到儿童失踪事件的报道。”

    装作没有听见闺蜜的失态言论,胡桃解释完现状后便直截了当地突入下一个议题:如何处置这对相亲相爱的艺术家——写作艺术家,读作变态或者疯子。

    “难道你想让他们留下?”

    妙头也不偏地飞过一个白眼。

    “省省吧,我也不想看见‘某公寓发现数具死状富有艺术性的奇特尸体’这种猎奇报道……啊,到时大概是看不见了吧,你我都。”

    “可是他认为我是圣女贞德……”

    “你忘记他表达真爱的方式了吗?元帅特别喜欢和贞德玩儿触手play,还是群p的。”

    “那是因为他以为贞德忘了他。”

    胡桃插嘴道。

    “难道你还记得他么,贞德亲亲?”

    “那个……阿妙,原谅我擅作主张,其实我……”

    胡桃的目光闪烁不定,难得地语无伦次起来。

    “等等,”妙见状也警觉起来,立马倾过身掐住了胡桃微微颤抖的胳膊,“胡桃,虽然你一向是个笨蛋,但我想你应该不至于笨到这种程度……你、你该不会承认自己是……”

    “是、是啊,我承认自己是……”

    胡桃用尽全身气力猛地咽了口唾沫。

    “……圣女贞德的转世。”

    川岛妙:“……………………………………………………啥?”

    …………

    之后,胡桃耗费了数十分钟向闺蜜讲解自己灵机一动编出的弥天大谎,美其名曰统一口径防穿帮。

    譬如说:她这一世投入了东方的轮回转生系统,诞生为日本少女,但依然保留着前世那头灿烂的金发,这就是她身为贞德转世的证明。

    譬如说:她在轮回过程中丢失了大部分前世的记忆,唯一记得的只是些支离破碎的残片;而比任何事物都清晰的,则是吉尔·德·雷卿亲切的容颜。(胡桃背到这一句的时候,川岛妙俯□开始干呕。)

    譬如说:她为了实现与吉尔卿再见的愿望而追求圣杯,此时这个夙愿已经达成,只盼与昔日的战友携手共进,夺得圣杯赋予吉尔卿肉身,从此三人(加上新欢龙之介)一起在这个世界上幸福美满地生活下去……

    ……

    当然,将阿妙世界观践踏得最为惨烈的,还要数胡桃揭露的最后一个事实:

    ——以上这些奇葩到无以复加的“譬如说”,caster全·部·都相信了。

    川岛妙强忍恶心悉数听罢后,还来不及半掩着嘴发话,随侍她身后的兰斯洛特便蹙眉直言道:

    “日见坂大人,您以这等诳语应付对方的一片真情,不会感觉良心作痛吗?”

    “呃,这么一说,胸口确实有点发闷……这不科学,难道我还有良心那种东西吗?”

    “……不,我想你是被自己恶心到了。”

    妙冷静指出。

    “既然你把话编到这个份上,看来是铁了心要收留他们咯?”

    “……”

    胡桃不答话,呆呆仰望着空无一物的天花板陷入了静默。

    经过简短的询问,她得知雨生龙之介被卷入时空漩涡是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以前,当时的他尚对魔术世界一无所知。也许是时空交融造成的错位,龙之介并不像雁夜和樱那样在两年前就已抵达这个世界,而是出现在了一星期前的三次元,并于三天前在一家网吧刷过fate网游后再度召唤出了青须老爷子。

    毋庸置疑,这又是一次堪比天文概率的稀有事件。

    大概是因为圣杯原本就不正常吧,它的奇迹也往往降临在非正常人类身上。

    此外,或许是由于龙之介的魔术血统比其他人稀薄、从未接受过任何训练,他在穿越时空过程中记忆发生了某些错乱——他似乎不太记得自己曾是个罪恶滔天的杀人鬼了。但考虑到这位乐观好青年的本性,倘若就这样对潜在犯罪者放任自流,身为遵纪守法现代公民的胡桃未免有点良心不安……尽管口口声声宣称自己没有良心那种东西,她还是无法做出对公众安全置之不理的举动。

    无论如何,引狼入室也比saber当年遭遇的敌暗我明情形要好。骑士王果断拒绝caster求爱的后果尚在眼前,胡桃也不得不给自己预留条后路。

    “就现阶段而言,caster对我们并没有明显危害。”

    胡桃说到这里,有点忐忑地向绿archer瞥了一眼——自己的英灵已经完全被对方判断为情敌了,即使经过方才那番扯淡,caster对罗宾汉的敌意仍然没有消除。如果说这组主从会对己方产生威胁,唯一可能遭到情杀的就是绿archer了吧。

    “再说,他们之所以会来到这个世界,说到底全都是我造成的。为了避免他们对这边的秩序造成破坏,我也该好好负起监督管理的责任。”

    “胡桃就是太喜欢大包大揽了……”

    妙认输似的叹口气,口风已较先前松了许多。

    “算了,现在也不是计较一两个跟踪狂的时候。胡桃,就在你忙着满大街收后宫那会儿——”

    “——我没干那种事,今晚我和我家达令差点被一个非洲男做成章鱼烧——”

    “——好了闭嘴听我说。就在你和你家达令亲亲热热压马路那会儿,你今天请回家的小男孩一个人出门找死了。”

    面对阿妙突兀的话题转换,胡桃不禁为之一愣。

    “等等,出云君怎么了?”

    “说是‘麻烦的青梅竹马可能有危险’,以防万一去她家看一看。兰斯洛特本来想跟去,被我拦住了。你和archer又不在,万一这里遇袭,人家摆平我们一家三口还不是妥妥儿的。”

    “……总感觉,真是漏气的说明啊。”

    (嘛,出云君应该没有大问题吧。)

    胡桃认定了至多家政d的出云没有主角天分,只把他当做被无辜卷入的普通路人,因此并未在他身上多费心思。她转向一旁低着头静候安排的caster和大摇大摆参观起室内陈设、不时发表些关于装饰艺术的(消音)评论的龙之介,正打算开口给他们指定客房——

    咚咚、咚咚咚咚!!

    玄关处传来了剧烈而急促的敲门声。

    “大半夜的谁忙着投胎……啊,也许是出云君回来了。那个不把自己性命当命的蠢小鬼,非说教他一顿不可。”

    胡桃自言自语地抱怨了两句,便转过身朝玄关走去。

    然而,她透过猫眼看到的青年面孔,完完全全是预料之外的人物。

    “哥、哥哥?!还有——”

    胡桃的第一反应就是从门前退开,将双手交错护在胸前摆出防御架势。事实证明她的判断是明智的——下一秒,伴随着钝物击上门板的轰然巨响,整扇防盗门脱离门框向内飞了出去。

    “呜哇啊?!”

    由于事发突然,在场的大多人都来不及赶去援护,唯有一直紧跟在胡桃身后的绿衣英灵拽住她衣襟向后猛拖了一把,两人在爆炸冲击波的作用下一同摔出好几米,才勉强避开了被大门迎面直击的惨剧。

    “……咳、咳咳……”

    胡桃从满地烟尘中抬起脸来,顾不上向和自己一样跌坐在地的弓兵道谢,扯开嗓子便歇斯底里地咆哮起来:

    “——吉尔伽美什,你他妈想杀了我吗?!!”

    话音未落,扭曲着面孔怒吼的胡桃便被迎面跑来的茶发青年一把抱住了脑袋。

    “啊啊,是胡桃没错……胡桃,你没事吧胡桃?!我听这位小哥说你把奇怪的老男人带回了住处,哥哥实在是很担心很担心担心得不得了……太好了,胡桃你还衣冠齐整真是太好了!我来的路上一直在想,要是你……万一、万一你遭遇了什么不测,走上了什么不健全的歧路,哥哥我要怎么向爸妈交代……!!呜,呜呜,胡桃……”

    ……哭起来了。

    日见坂冬树,年满二十的堂堂八尺男儿,竟然就这样伏在双生妹妹的肩头,抽抽搭搭地哭起来了……

    “哥你勒得我很痛苦,而且比起痛苦我更感觉丢脸。拜托你起来好吗。”

    胡桃试着推了兄长额头几下,无效,只得恶狠狠地抬头看向一脸得意俯视着自己的真·*王·黄金皮卡丘·吉尔伽美什。

    “吉尔伽美什大爷,能否麻烦您解释一下?我会根据回答来决定是否把您打出去。”

    “哼,别自以为是了杂种,能做到的话就来试试看啊。”

    英雄王鼻孔朝天,轻蔑地冷哼了一声。

    “本王想去哪里见什么人、对谁说什么话,都与你们毫无干系。……比起这个,日见坂胡桃,你似乎挺乐在其中嘛?”

    “……哈?”

    胡桃艰难地从兄长怀中挣出身子,疑惑不解地眯起眼睛。

    虽然自己这几日与吉尔伽美什少有往来,待他的态度也称不上友善,但那是一如既往的常有状态了。无论怎样回想,她都搞不明白自己又干了什么惹恼最古之王的蠢事。

    “别装傻,杂种。我今晚特意找你兄长探讨的正是此事。”

    吉尔伽美什趾高气扬地一抬下巴,依次朝护住胡桃的绿archer和坐在沙发上不明就里的caster组努了努嘴。

    “放弃了与我的契约、转而和一个弱小至此的凡人联手不算,竟然连那种不配与英雄比肩的污浊下贱之辈都招至麾下,你这女人究竟要侮辱本王到什么地步?”

    胡桃一怔,还没来得及脱口而出“关你p事”——

    “——胡桃,这位小哥说你看男人眼光不行,甩掉他这个高富帅后换了好几个吊丝,现在连心有所属的中年男人都带回家来……你,你千万不要因为情路不顺就自暴自弃,女孩子一定要珍重自己,有什么困难找哥哥说就好了!”

    冬树带着哭腔喊出的,则是另一个版本了。

    啪叽一声,胡桃把自己的指关节掰出了清脆的爆裂音。与此同时,她脑内某根名为理智的神经也发出了响亮的断裂音。

    然后,金发女人气运丹田发出怒鸣——

    “a……u……王……你给我唯一的兄弟灌输了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就是绿茶和闪闪正面交锋了=v=当然是用嘴炮。本来他俩都是对方最讨厌的类型,在闪闪眼里绿茶是个无名的杂种,而绿茶又是“贵族就该揍趴下”的类型……这是一场正牌吊丝和高富帅之间的战争!【闭嘴】如果说红绿茶是同性相斥,那黄绿茶大概是异性更相斥【啥】大致说来就是:闪闪走王道,绿茶走人道;闪闪生前死后都习惯占有,绿茶生前死后都习惯保护;闪闪自负,因为他有底气,绿茶自轻,因为他有自知之明。

    cp这东西,对一个言情戏份很少的人来说有跟没有也差不多,闪闪照样是基友,绿茶照样一起走,乃们看完下章见仁见智就行了。

    总之恭喜闪闪出场,发一下meng妹子的闪闪图=v=

    性转闪闪和胡桃【喂】据说是包养小白脸胡桃的富婆闪【什么!

    游戏时代的大闪闪和小胡桃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

页面底部区域 foot.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