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第二幕 黑与白的圆桌骑士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Fate/Hero back(伪综漫)作者:川上羽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css-auto.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Fate/Hero back(伪综漫)》 28第二幕 黑与白的圆桌骑士
    秋田雅也会被宅圣杯选为master之一,完全是个不太美丽的错误。

    通俗来说,这个错误可以形容成“圣杯把最后三枚令咒给了士郎,士郎却既没有召唤出saber、也没有被其他人杀死”。幸运彩票平台官网在这种情况下,fate世界的圣杯原件会如何处置不得而知。然而,渗透到这个世界的“宅圣杯”不知是不是天生一副唯恐此世不乱的德性,干脆地选择了一种最令人咋舌的解决方式——不收回七草出云的令咒,同时再将令咒赐予另外一名有心加入圣杯战争的少年。

    就结果而言,原本没有参赛资格的秋田雅也代替出云,成为了本次宅圣杯战争的第十四名master。

    对本就无心争斗的七草出云来说,能够重归平静生活无疑是件大快人心的喜事——倘若saber的御主不对他执着至此的话。不过话说回来,如果出云得知代替自己投身圣杯战争的幸运儿是秋田雅也,说不定胸中也会生出几分悔恨。

幸运彩票平台官网    一个讽刺的事实是,雅也和出云并非毫无关系。

    确切些说,向来对周遭事物全无感想的出云,一直对雅也保持着莫名其妙的厌恶感。

    那份情感相当容易理解:秋田雅也其人,正是白鸟香织一年多来暗暗恋慕的对象。出云对此事的态度自然不是嫉妒吃醋,而是“搞啥啊这种三流少女漫画情节”。

    与人际关系淡薄的出云不同,雅也头脑灵活、相貌出众又性情开朗,一直是校内女生群起而追捧的对象,香织也是其中之一。

    偶像级别的可爱少女,以及她揣在心中的俊秀少年。

    怎么听都像是一段校园佳话的开端。

    可惜的是,秋田雅也这个人的品性方面……硬要形象说明的话,就是“三次元的间桐慎二”吧。

    他全身心地享受着成为视线中心的满足感,对每个少女都笑脸相迎,却完全没有同她们深入交往的打算;表面与人来往亲密,实则从不付出真心。简单来说,在名为“秋田雅也”的人类内部,并没有安置自己以外之人的存在空间。幸运彩票平台官网虽然生了一副惹人喜爱的漂亮皮囊,但此人由于先天的目光短浅和后天的教养缺失,根本看不见他人的哀乐,长成了个彻头彻尾的唯我主义者。

    七草出云重视着与自己共享诸多童年回忆的香织。理所当然地,便讨厌玩弄香织感情的男人。

幸运彩票平台官网    言归正传,秋田雅也,这个被香织捧在心尖、被出云嗤之以鼻的男高中生,在获得令咒之后欣喜若狂,立刻连接游戏召唤出了自己的servant——在《fate/stay night》中被间桐慎二驱使的英灵,rider·美杜莎。

    兜圈子讲故事到此为止,直接说结论好了。

    眼下威胁着日见坂胡桃大学校园的血之结界,正是由这位雅也君命令rider亲手布下的。

    结界真名是美杜莎握有的宝具之一,“他者封印.鲜血神殿”。功效正如字面意思一样,能够将结界内部的人类完全溶解为赤红的血水,供制造者吸收使用。

    自然,事先进行过充足准备的胡桃一眼就认出了图书馆魔法阵的种类。

    “f**……唔嗯嗯!!”

幸运彩票平台官网    胡桃刚龇牙咧嘴地骂到一半,便被同行的青年从身后一把按住了嘴。

    “唔唔唔……喂、你干什么啦archer!”

    “我说啊,那可不是大小姐这种年轻女孩子该骂的话。”

    罗宾汉轻笑着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转而一脸不满地瞪视着地面上刻划的诡谲魔法阵。

    “如果真是让小姐那么生气的东西,我来帮你骂就好了嘛。f**……………唔哇!”

    “……你也闭嘴吧。”

    胡桃把手从英灵嘴上撤开,面无表情地照他小腿踹了一脚。

    “啧,大小姐你下手……不是,下脚也太狠了。我只是想告诉你,现在比起这个结界……”

    “‘比起这个结界’?怎么会有比这更紧急的事情。你搞清状况了吗archer,这可是要命的东西——”

    胡桃急迫地拽住正欲转身的青年袖口,低声斥道。

    “——小姐,我是说。”

    弓兵停住脚步,旋即灵敏地转过身来,扶住胡桃因激动而微微颤抖的肩膀。

    “我们布置的结界,也有猎物落网了喔。魔法阵的调查就交给我,小姐你快去收网捞鱼吧,今晚说不定能开庆功宴呢……虽然只有火锅和饺子。”

    ————————————————————————————————————————

    三十分钟后。

    …………

    “……你去死吧。”

    金发姑娘揪着黑发少年的刘海硬将他从地上拖起来,恶狠狠地吐出诅咒。

    “你才去死……”

    尽管处在神志不清的半昏迷状态,七草出云仍然本能地嘴不饶人。

    满心不情愿地摸出抵抗毒雾的药丸逼着少年吞下,胡桃一把拽起出云的胳膊粗暴地甩到自己肩头。

    “嘁,archer用毒也越来越手软了,竟然还给人留下了开口的余力……这不是号称连大象都会迅速窒息的毒雾吗。真亏你吸进去那么多还能保持意识啊,少年。”

    ——不错。寻找藏身地点途中误打误撞踏入绿archer陷阱、触发了结界机关而中毒倒地的,正是离开驻地找死的七草出云同学。

    昨夜,圣女贞德将出云从两位骑士剑下救出后不久,迪卢木多和尼禄王就在町内发生了对峙。贞德毕竟是肩负重大使命的管理者,必须以维护规则为第一要务,为避免魔术战曝光而迅速赶往了现场。又一次被单独留下的出云,就这样又一次成为了半吊子魔术师蹩脚战法的牺牲品。

    “……所以说,怎么又是你啊……”

    正所谓有缘人殊途同归,而胡桃简直恨不得将这个贼有缘的丧门星扼杀当场。

    (早知他会踩中陷阱添乱,还不如趁早放任他被saber削成刺身…………不对,说到底我干嘛要帮他解毒?这家伙虽然毫无竞争力,好歹也算个敌人欸。)

    偏过脸看着肩头少年全无危机意识的安稳侧颜,胡桃顿感满腔怨气不打一处来,忿忿咬了咬牙。

    (算了,反正也是个成不了气候的小鬼。多他一个不多。)

    按捺住将出云扔回毒雾结界内部的冲动,她又将昏迷的少年朝自己拉近了些,半拖半扶着他向归宅路上慢慢走去。

    胡桃本着人道主义精神留下少年一命,孰料出云不仅抗毒性惊人,恢复速度也快得匪夷所思。才到中途,本该因毒药效力而人事不知的少年已完全清醒过来——连同他那张不讨人喜欢的嘴一起。

    “是你干的好事吧?阿姨。”

    少年刚捡回语言能力,劈头就朝胡桃来了这么一句。

    “……哈啊?”

    即使是习惯了非日常展开的胡桃,也是第一次被自己刚刚救活的人如此质问。

    “你还没睡醒吧,少年。我可是刚帮你解了毒哦,对自己的救命恩人该用这种口气吗?”

    “呼……说得好听。如果不是你下的毒,为什么要给我解毒?”

    “喂,你是被撞倒的老太太吗。话说在前头,不管撞人的是不是我,看见老人摔倒我都会去扶,绝对会的。”

    胡桃没好气地丢出这么一句,再次用力将快要滑下肩头的少年拉近身边。

    “……?”

    紧接着,她猛然意识到了一处自己忽视至今的怪异情况。

    “喂小鬼……你的体重,是不是太轻了?”

    ——少年的头脑基本恢复了常态,身体却依然因残留的毒药而疲软无力,整个人的分量都压在胡桃肩上。这本该是个让人吃力的负担,然而在胡桃看来,出云的分量几乎和自己注重保养的苗条闺蜜们差不多,比暗藏肌肉的自己要轻多了。

    虽说胡桃的臂力远胜过同龄女性,但也没有强壮到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拖起十七岁男生的程度。方才她急于将出云带离毒雾故而没有留心,此时一想简直离奇至极。

    “体重?……体检时确实有被诊断出营养不良,不过我没什么自觉……”

    少年一怔,难得老实作出了回答。

    “这不科学。”

    胡桃蛮横地下达了结论。

    “一个没病没残的男高中生怎么可能比我还轻?别逼我怀疑你不是男人。”

    “……难道不是你太重了吗,阿姨。当然,也许你不是女人。”

    出云理直气壮。

    “————。”

    冷不防被说中痛脚,胡桃恨恨别过头去,浑身发抖不做声了。

    一物降一物,这世上总有些惹不起的贱人,显然她捡到的这个就是。幸好,惹不起至少躲得起。

    “喂?阿——姨——?不说点什么的话,之后我就改称你大叔咯。”

    充满愉悦的少年声音不依不饶在耳边响起。

    “你说叔……?!”

    胡桃霎时就躲不起了。

    她猛地扭过脖颈正对出云,面目狰狞地同少年大眼瞪小眼,一字一顿咬牙道:

    “别得意忘形了,小鬼——我只是在考虑,这附近哪里适合弃尸。”

    出云闻言微微歪了歪头,神色不变:

    “……弃尸的话,那里不就很适合吗?”

    “啊?你说哪里?”

    少年抬起一只手,幽幽向街道前方指去。

    “那边、冒出滚滚浓烟的地方,应该有英灵在战斗吧。那里很快就会变成一片尸横遍野的焦土了,即使把尸体丢去那里也不会有人疑心的。”

    “浓烟?别犯傻了,哪会有英灵大白天——”

    胡桃不经心地笑了笑,顺势转头循着出云所指方向看去。

    然后……

    “————我了个去那不是我们的据点吗?!!!”

    …………

    …………

    ——此时的据点附近——

    川岛妙有生以来头一次怀疑自己的视觉。

    毕竟,此时此刻在她眼前的上演的这一幕,实在是过于缺乏现实感了。

    倘若要客观描述这场战斗,唯一适当的词句就是“圆桌级别”。而且这不像是亚瑟王传说里的圆桌骑士对砍,更像是《叛逆的鲁鲁修》这部动画中的两台人形机动兵器相互火拼。唯一的区别在于,动画里的“兰斯洛特”是架造型轻便的白色机体,“高文”则是黑色重型武装,与眼前的黑兰斯白高文恰好相反。

    身披光辉铠甲的不列颠骑士幻化作两道电光,疾风迅雷般穿梭于鳞次栉比的建筑物之间,肉眼几乎捕捉不到他们的身形。

    凶器交错时迸发出的盛大火光,宛如白日绽放的花火。

    利剑卷起的旋风毫不留情地斩断树木、击毁围墙。

    每一次交锋都伴随着惊雷般的巨响,随即滚滚沙尘好似狼烟冲天而起。

    没有交换半句言语,两名骑士仅仅是在对上视线的一瞬间,就意识到了今日必有一战的宿命。

    剩下的,便只是纯粹的“武”之碰撞了。

    但是,作为圆桌同僚之间的切磋,这场战斗未免太过荒谬且残酷。

    有几分眼力的旁观者便能看出,尽管双方都持有规格不相上下的超凡圣剑,武技也旗鼓相当,黑骑士的剑路却完全落入白骑士的凶猛压制之下,一步步被逼入了守势。

    ——与面对外敌时的勇武果敢不同,如今兰斯洛特的剑中充满了迷惘与悔恨。

    除了亚瑟王本人,还有谁能比他更熟悉那柄潜藏于“誓约胜利之剑”阴影中的白银圣剑呢。

    就连亚瑟王本人,也未必像他那样熟知高文卿对自己怀抱的恨意。

    在兰斯洛特看来,高文的愤怒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从他救走格尼薇儿、误杀高文兄弟的那一瞬间起,他已经不被这位昔日的战友视作同伴了。说来可笑,原本从内到外都纯白无瑕的高文爵士,正是因为对兰斯洛特的愤怒而贬损了自己的品格。

    假如没有对兰斯洛特的憎恨,他就是个完美的骑士——那位总以一副清爽笑颜示人的白骑士,似乎被后人如此评价。

    知晓这一点的兰斯洛特,就像亚瑟王把他堕入狂乱之座一事归咎于自身那样,也将高文被疯狂禁锢一事当做了自己罪孽的延续。

    他对王所怀抱的愧疚,一分不少,同样适用于高文。

    对王的歉意,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中已获得了稍许解脱。然而,对高文卿的歉意呢——

    兰斯洛特比任何人都更加严厉地苛责着自己,同时也渴望着来自王的责罚。当然,也包括自始至终追随着王的高文爵士。

    于是,高下立辨了。盼望接受惩罚的剑士,如何能挥出自保乃至伤人的剑击?

    四战时的阿尔托莉雅也一样。倘如没有“一定要得到圣杯”这一信念的支撑,她或许早已心甘情愿倒在狂化的兰斯洛特剑下了吧。

    依旧要回溯到那句老话。

    ——真正能对高洁骑士刺下杀招的,往往便是他们自身的高洁。

    …………

    然而,该说时过境迁、风云流转吗……此时的兰斯洛特与当日的亚瑟王不同。他身边还有不容惨剧发生的人在。

    “喂、开什么玩笑,再这样被压着打下去可是要团灭了,振作点啦兰斯洛——”

    “兰斯洛特卿,醒醒!!那种家伙才不是你认识的高文——”

    两道高亢的女声同时响起。

    前一句自然是出自焦躁不安的川岛妙之口,后一句则是来自拖着出云飞奔而至的日见坂胡桃。

    “日见坂大人……您刚才说什么?‘不是高文’是指……”

    妙的斥责不难理解,因此兰斯洛特率先转向了作出奇怪发言的胡桃。

    虽然丧失了语言与理智,但那位一身白甲、手持“轮转胜利之剑”的骑士世间绝无二位。

    “呼……呼哈,我是说……哈……”

    胡桃上气不接下气地冲到满目疮痍的战场近旁,一手撑膝大口喘着粗气,好不容易才将呼吸调匀。

    “呼呼……咳,我是不知道你们当年的情况,但根据奈须蘑菇的官方资料,高文成为英灵之后应该已经谅解你了……不如说,身为英灵的高文卿真正责怪的是自己才对——因为自己向王进言远征,空虚的故国才被谋反者侵占,最终导致了王的死亡……高文早就不认为一切都是你的错了,他认为那都是自己的错!”

    酣畅淋漓地一口气吼罢。

    老实说,胡桃也没有完全把握住眼前的状况。

    只是高文的宝具过于显眼,那副“某骑士被自己狂化的老朋友追着打”的光景又既视感太过强烈,她才一瞬间作出了以上判断。而她所能想到缓解兰斯洛特愧疚感的最佳方式,就是……给他背高文的官方设定。

    “所以说,这种追着你砍的家伙才不是高文……兰斯洛特卿,如果你不把他从狂乱中解放出来,你所知道的骑士永远都不会回来!感觉自己对不起他的话,就拜托你不要对他手下留情——!”

    必须告诉他。

    若想拯救那个陷入狂乱的白骑士,以死赎罪绝非值得称赞的方式。

    这样下去,到头来谁也无法得救。

    就在胡桃声嘶力竭向兰斯洛特高喊的时候——

    “你这女人,很烦。”

    无机质的冷酷声音突然在耳畔响起。

    “……呜?!”

    连回头确认的余裕都没有,颈部已挨了令她几近昏厥的沉重一击。

    下一秒,白刃裹挟着风声从身后袭来。

    “——”

    由于身体乏力而来不及做出反应的胡桃,只能咬紧牙关等待着刀锋割裂身体的疼痛。

    但是,预料中的痛苦并未来临。

    “……啧……”

    取而代之的,是少年从牙缝间挤出的细碎□。

    “怎……喂,小鬼?!开玩笑吧你,你干了什么蠢事啊小鬼!!”

    胡桃转过身时所看见的,是伏在自己背后为她挡下了刃物一击,因剧痛而面目扭曲的七草出云。

    “呜……啊啊,我的痛觉可是蛮迟钝的,平时切到手指都没什么感觉,这次是扎得太深了吗……”

    而且,还碎碎念着完全不在状况的奇怪言论。

    “抱歉,多管闲事了。阿姨你的话,肯定希望被削下几公斤赘肉来吧。”

    “……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看来你是没有生命危险啊。”

    一时间忘记了冲他发火,胡桃稍带安心地松了口气。

    当她确认了少年未受致命伤、转而抬头看向身后的偷袭者时,已经换上了一副渗透着杀意的冰冷神情。

    “——你就是高文卿的master吗?把身为saber的高文强行拖到berserker阶位,还真是在召唤过程中做了奇怪的手脚呢。一对一的话我乐意奉陪,就连高文卿和这小鬼的账一起算了吧。”

    然而,高文的master——身披漆黑连帽风衣、将头脸完全遮住的高个男子却对胡桃的挑衅充耳不闻,兜帽下的视线直直射向胡桃半抱在怀中的黑发少年。

    然后,陌生的男人翕动嘴唇,吐出机械般不带丝毫情感的低语。

    “……七草出云是个残次品。既然是次品,就必须处理掉。”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信息总结:另一个rider是美杜莎,她的御主是个二爷型的渣渣,也是本传最开始提到的“香织的暗恋对象”。【美杜莎: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贞德跑去阻止尼禄和迪卢木多大白天掐架了,但她不会分|身所以管不了这边;绿茶单独行动调查结界中。

    出云和boss存在不得不说的关系,我总有一天会说的……不过聪明的姑娘在那之前一定能猜到!

    ps:

    本文已被编|辑敲打开v,为了存三更会空几天没更新。

    不知道怎样充值的姑娘,点页面上方那个红色的“充值”看流程就好。我个人是希望有人陪我看完这个故事,毕竟这回剧情和人设花的心思是以前不能比的……不过要不要买在你们自己,看简介挑喜欢的章节买也可以。这篇不嫖不治愈尽走冷门且充满世界恶意(喂)的文,能跟到这里的姑娘都已经是俺的朋友了【喂】总之相遇是缘,如果还能一起走下去就是超有缘啦www

    追加一下meng妹纸的配图……

    一直藏在幕后的大boss出来卖个萌

    万错之源【不对】boss和他的宝贝女儿……女儿大概五六岁的样子,不是有些姑娘猜的香织喔=w=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

页面底部区域 foot.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