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第四幕 整顿而后出发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Fate/Hero back(伪综漫)作者:川上羽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css-auto.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Fate/Hero back(伪综漫)》 30第四幕 整顿而后出发
    【宅圣杯战争·第二日傍晚】

    …………

花生彩票官网注册    吉尔元帅与圣少女的感人再会告一段落之后,众人便在妙的催促下迅速转移到了洋馆内部。

    七草出云的伤口已由专业人士兰斯洛特处理完毕,胡桃进入房间时,黑发少年正躺在薄被下平静地安睡着。卸下了平日冷淡到刻薄的武装,天生一副中性化相貌的清秀少年看上去越发像是少女一样。

    (总觉得……有点像某个人?)

    嘛,虽然他的遭遇确实和卫宫士郎君很相似啦。

    不过,那副日本娃娃一样精致漂亮的皮囊、还有那种不讨喜的性格,看着总让人想起某处的另外一个家伙……

花生彩票官网注册    “喂,你要看着小鬼的睡颜发呆到什么时候?连饭都不会做的男人,真亏你这么上心。”

    ——刚刚接通的思考回路顷刻断线。

    胡桃倦怠地叹口气转过脸去,看向门边双手抱肩一脸不屑的黑长直姑娘。

    “怎么了阿妙?贞德小姐对你说了什么吗?”

    “都是和我们没关系的话题……圣女大人忙着同元帅先生一起回忆他们死前的事儿呢。”

花生彩票官网注册    川岛妙没好气地耸了耸肩。

    “比起这个胡桃,你快点把你家archer叫回来比较好。这一战兰斯洛特消耗很大,我已经让他恢复灵体状态休养了。贞德答应帮我们把留在公寓的雁夜和小樱带过来,加上你我、小鬼和杀人狂的话,这里就有六个人类了哦?而且其中一半都是不能打的老幼病残。花生彩票官网注册在兰斯洛特恢复万全之前,我们缺少守备力量。”

    “消耗大……平时你让兰斯洛特打发推销员的时候怎么没考虑过减小损耗?”

    胡桃忍不住挖苦道。

    “因为我以为我了不起的闺蜜能够凭一己之力单挑圣杯战争,根本不需要我和兰斯洛特出马。”

    川岛妙将胸一挺,说得坦坦荡荡。

    “行了,刚到b挺什么挺,一点油水都没有,长到菜菜子那分量再来我眼前晃。”

花生彩票官网注册    胡桃半开玩笑地将好友拨到一边,甩着两手快步走出门去。

    身后飘来阿妙若有所思的声音:

    “啊,说到菜菜子,她家lancer今天和一名穿着透视装的红saber交战了……”

    话音未落,胡桃“砰”地一声撞上了走廊墙壁。

    “……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不早说?!”

    “唔,我刚收到菜菜子的短信,其实他们刚动手就被贞德拦住了,说是‘禁止白天在市区交战’。因为红saber今晚好像和人有约,所以他们决定明晚月黑风高之时相约论剑……”

    砰。

    胡桃又一次重重撞上了墙壁。

    “……这、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不一次说完……”

    ————————————————————————————————————————

    【数十分钟后·洋馆】

    虽然嘴上调侃着不知节能的闺蜜,胡桃仍然抓紧时间将留在学校调查的archer拖了回来。花生彩票官网注册在那以后,收拾完战场残局的小松菜菜子和lancer也闻讯赶到了洋馆。

    将叙旧中的贞德和caster组安置到客室后,闺蜜小队的三对主从自开战以来头一次聚在一桌开起了作战会议。

花生彩票官网注册    “按照惯例,先是情报整理……从昨天开始,我们依次遭遇的servant是saber阿尔托莉雅、assassin哈桑、archer卫宫、caster吉尔·德·雷、红saber尼禄、berserker高文,还有刚刚现身的ruler圣女贞德……再加上在我大学图书馆布下结界的rider美杜莎,一共八名英灵。”

    在这个生活高度电子化的时代,胡桃依旧保持着使用纸笔记事的古旧习惯,一手圆珠笔一手便笺纸龙飞凤舞地刷刷写着。

    “贞德的职责是管理圣杯战争,只要不违规她就不会与我们为敌。同理,吉尔元帅应该也不会再对我们出手了。总而言之,现阶段我们面对的状况就是——”

    胡桃加重语气说罢,用力将手头的便笺向桌子中央一推。

    妙与菜菜子俯身凑近细看,只见纸页上潦草写着:

    【宅圣杯战争·参战名单】

    saber:阿尔托莉雅(敌,受令咒操控,目标似乎是七草出云);尼禄(敌,战斗意志不明显,可以考虑和平解决)

    archer:罗宾汉(己方);emiya(敌,麻烦的远程狙击手,最好抓紧干掉)

    lancer:迪卢木多(己方);???

    rider:美杜莎(敌,使用了危险的结界,优先处理);???

    caster:吉尔·德·雷(休战);???

    assassin:哈桑·萨巴赫(敌,已解决其中一只);???

    berserker:兰斯洛特(己方);高文(敌,附带“暴打兰斯洛特”属性,master是个打女人的混蛋,目标似乎也是七草出云,与saber一伙的可能性很高)

    …………

    “……总觉得,这份作战报告掺杂的个人感情也太浓厚了。”

    川岛妙生硬地感叹道。

    “啊呀,我觉得是份很棒的总结哦?尤其是尼禄王那里。要不是lancer一心与她在武艺上分个高下,我都想请她回来喝茶呢。”

    小松菜菜子略带遗憾地提起某位奔放少女。

    “啊,这点我赞同。尼禄的话,即使不会做饭也无所谓,我愿意做火锅给她吃。如果食材不够,把那个小鬼的份省下来给她就可以了……”

    “够了,你们这些没前途的百合。”

    胡桃摊开四肢朝沙发上倒下去,恨铁不成钢似的翻了一记白眼。

    菜菜子不理会她的挖苦,绕过桌子跷起长腿在胡桃身边坐下。

    “那么,下一步要怎样做?事先说明,我可一点都不想放lancer去论剑。”

    “等……这怎么可以!”

    自家master一句未完,lancer已前倾身体急切地叫了开来。

    “遵守诺言乃是骑士道的根本,倘若我连如此细末小事都无法做到,日后要以何颜面……”

    “——她只是在逗你玩,尽管当没听见好了。”

    干脆打断迪卢木多的倾诉,胡桃拉下脸一本正经地转向友人:

    “为了不惹恼那位女帝陛下,答应的事就好好做到吧?红saber的对手由lancer来做,一对一,采用他们最喜欢的骑士对决。”

    “绝对会输。”

    菜菜子不假思索。

    “你对自己的英灵多没信心啊?!”

    “一般。因为这家伙,在那边的世界完全没展示出实力就退场了嘛。”

    以散漫的口调说着,黑发女性高举两臂向椅背上靠去。

    “想想看呀胡桃,lancer有采取正面战法好好赢过一个对手吗?这种情况下,谁能安心放他出战啊。果然还是用那个吧,让你家archer在附近候着,瞅准时机就用毒箭……”

    “小松大人……!!”

    见lancer又要情急上火,胡桃只好硬着头皮扮演起和事老角色:

    “菜菜子,你说过头了。迪卢木多在型月世界也有好好战斗,一开始与saber单挑时不就占了很大优势吗?要不是当时大帝搅局,他说不定已经拿下一胜了呢。”

    “saber也是位堂堂正正的骑士大人,而且当时lancer的宝具真名还未暴露,现在可说不准了。再说,我的枪组必胜计划早就被搞得一团糟了——你和阿妙搞的。”

    菜菜子轻哼一声,向胡桃投去锐利的视线。

    枪组必胜计划——以“避免迪卢木多与亚瑟王会面”为前提条件的作战方针,第一日就因胡桃委托友人照管出云而泡汤了。

    “嘛啊,要采取怎样的制胜方法是菜菜子的自由啦。不过,事关lancer本人的意愿,也不要太武断比较好……‘虽然我认为他是个笨蛋,但我誓死捍卫笨蛋说话的权力’。那句话是这么说来着吗?”

    “日见坂大人,我好像感觉被什么东西刺中了……冒昧一问,您当真是站在我这一边的么?”

    迪卢木多垂着头僵硬地发问。

    “当然不啊。”

    胡桃比菜菜子方才那句“绝对会输”回答得更加利索。

    “我从来都只站在胜利一边。之所以同意你和尼禄正面对决,也只是因为我觉得以saber的剑术和反应速度,我家archer在偷袭成功之前就会被干掉。所以说,与其让自己失去参赛资格还不如牺牲你……”

    “被牺牲的还有我好吗?!”

    小松菜菜子发出怒吼——不用说,这是理所当然的。

    “大~小~姐,你刚才又若无其事地说出了什么践踏男人自尊心的话吧,绝对有。”

    立在胡桃身旁的绿衣英灵扬起眉毛发着牢骚——嘛,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连客观事实都无力面对的男人,不敢指望他有所成就。”

    胡桃故作不满地沉下脸来,带点威胁意味地伸长手臂轻拍自家servant的肩膀。

    “不过放心吧archer,即使你是这样懦弱的男人,到底也是我认可的拍档。为了从尼禄王剑下保全你,我会毫不犹豫地牺牲掉迪卢木……”

    “——请您自重,日见坂大人!!”

    骑士清亮庄严的断喝,瞬间压过了女人轻慢的调笑。

    “……”

    胡桃敛起笑容定睛看去,只见俊朗的男子眉峰似以浓墨勾画一般紧紧蹙起,双唇抿作直线,眉梢嘴角不带一丝笑意,就连眼尾那点泪痣都不像往日那般尽显魅惑风流,而是隐隐透出凶险的怒意。

    看来,这位好脾气的骑士是正儿八经动气了。

    “先前我阻止您上街时也是一样——为什么您可以若无其事说出那种话呢?!不仅漠视战士的道义与骄傲,连自己的生命也全不顾惜,您究竟是在执着于什么?您这样做,与saber的前任御主又有何差别?您寄托于圣杯战争的愿望,当真是如此重要的东西吗?!”

    “…………!”

    即使是磨惯嘴皮子的胡桃,也是头一次被人以时速500公里的直球打中面门。

    ——你的目的,当真重要到可以为之抛下一切的程度吗。

    迪卢木多·奥迪那,人称“光辉之貌”的出色枪兵。道德品貌都无可挑剔,与胡桃爱好的古典传说分毫不差的传统英雄式人物。

    两年前的胡桃从未想过,本该与自己最为相合的角色之一,竟有一天会调转矛头攻击自己的意志。

    当然,那不是迪卢木多的过错——是她自己先改变了。

    为了赢得圣杯战争,决心扼杀自己对古代英灵的憧憬与崇拜,用最确实稳妥、同时也最不登大雅之堂的方式去战斗。

    因为目的是正义,所以默默接受了非正义的过程。

    那个怀着“最想召唤亚瑟王”这一天真念头的神话控少女,由于自己的天真而犯下了过错。为了弥补那个过错,必须杀死当初的少女。

    由于迪卢木多的驳斥,头一次对自己最初的决断产生了动摇。

    (我……好像有什么地方、搞错了?)

    不应该是这样的。

    虽说是为了取胜,但起码她是不该和lancer闹成这样的。

    正如lancer所说,她肯定在蜕变过程中搞错了什么。但是,尽管如此——

    “lancer你啊,比起‘赢家’更想做个‘好人’吗?”

    严肃地发问。

    “……什么?不、我不是……”

    “绝对是吧。我虽然没自信做到你那样,但也是很想做个好人的……嗯,至少我比切嗣君和肯奈斯君更像好人喔。”

    “肯奈斯大人不是恶人!他只是有些……呃……”

    迪卢木多条件反射地驳到一半,大概是回忆起自己上一战的死状,嗓音不由自主地低了下去。

    “……对、对了,切嗣是谁?”

    “……”

    这是胡桃所见过的最笨拙的转换话题。

    “lancer。虽然直接命令你自嗨……不对,自害的是肯奈斯君,但你好歹也得记住始作俑者的名字啊。连对方名字都记不住的话,就算使用*也没法咒杀他人哦……话说回来,你对切嗣的诅咒倒是灵验了耶,真不可思议。幸运e的属性加成?”

    “日、日见坂大人……”

    被毫不客气地连发命中,lancer杵在原地狠狠摇晃了一下。

    “对不起。我本来是想说得温柔一点的,但是看着你正直的脸就不知不觉……”

    胡桃发自内心地向lancer道着歉,但她的示弱也仅有一瞬间。

    “不过lancer,虽然我‘想当好人’的心情堆得像山一样高……但是在这种场合太热衷于做好人的话,我想我们会先变成死人。已经死过一次的你,不会不理解这句话吧?”

    “——”

    枪兵的神情凝固了。

    毫无矫情与夸张,只是平静直白地陈述着事实。

    年轻的金发姑娘面孔上,呈现出超越其年龄的肃穆与坦然。身为英雄的迪卢木多,自然不难理解那一眼神背后蕴含的凄烈决心。

    想要成为英雄。但英雄的做法实现不了她想要的。

    简单而不可违逆的逻辑悖论,确实存在于昔日的少女身上。少女选择了放弃英雄主义而转投现实主义阵营,于是有了今日的胡桃。

    “嘛,这方面我是支持我们小姐啦。”

    挂着一脸不正经的轻浮笑容,绿衣青年大大咧咧从一旁搭上master的肩膀。

    “虽然小姐的做法很傻,但老实说,我自己生前也没想出比这更有效的办法。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高尚的骑士大人就不要对小姐太严格了吧?”

    “可是,日见坂大人她……”

    lancer还欲争辩,罗宾汉已经一脸烦躁地挠着头发叫开了。

    “切,你还真是不懂事欸。说白了,我们家小姐也超——想成为你这种人啦!但就是没办法啊!谁让这次对手又多又不好搞,她还偏偏抽中我这么弱的英灵啊?真是的,哪有人会自愿去做卑鄙小人的,为什么最难受的小姐还要被你说教呐……”

    “archer一开口事情就会变复杂,麻烦你闭嘴。”

    胡桃不领情地打断他。

    “啊啊,超~~羡慕胡桃的。”

    一直缄口看戏的菜菜子忽然提高嗓门夸张地感慨起来。

    “御主和从者一心同体什么的,简直就是梦幻一样的美事嘛。真羡慕啊,抽到跟自己搭调的家伙。”

    “是的,说到搭调也就数我们这对了吧。我和我的从者一样,都是混蛋。”

    胡桃朝仍在忿忿不平的绿archer瞥了一眼,自嘲地干笑道。

    “怎么会,我和我的从者也一样啊。”

    带着犹如画中圣母一般纯净无害的笑颜,始终坐在一旁与兰斯洛特相对品茶的川岛妙转过脸来,声如银铃。

    “我们都是好人。”

    作者有话要说:最后说话的才是最大的boss!【各种误

    胡桃和枪哥早晚要正儿八经闹这么一场,所谓的价值观碰撞……?【不对

    总之就是理想英雄主义和现实主义的碰撞。切嗣和绿茶算是现实者的代表人物,而saber、lancer和士郎这些就倾向于理想。

    我个人应该是“在立足于现实的基础上尽可能靠近理想”,总得来说还是现实优先,不过也很敬佩理想主义的笨蛋【喂】就是了。虽然主人公们经常为此争吵,但作为作者的俺不偏帮任何一方,要看好谁的价值观是由乃们自己决定,反正大家都是好人嘛……【喂?!】只不过枪哥是“一看就是好人”的好人,胡桃是“乍看是坏人,再看还是坏人,但总有一天你会发现她是好人”……

    插图www终于群聚一堂的闺蜜组~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

页面底部区域 foot.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