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第六幕 人柱(Ⅰ)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Fate/Hero back(伪综漫)作者:川上羽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css-auto.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Fate/Hero back(伪综漫)》 33第六幕 人柱(Ⅰ)
    【宅圣杯战争·第二夜】

    …………

    时间是夜晚九点过后。

吉原娱乐登入    街道已完全静了,只有各家洋馆里闪出一两点零星的灯火,看上去极像深夜大海上的点点渔船。

    浓黑的夜色从天际晕染开来,在接近地平线之处像是被挤入了颜料一样,一点点转变为柔和的玫瑰色。胡桃并不清楚夜晚天色的光学原理,只觉得视野尽处影影绰绰的红光透露出些许不吉。

吉原娱乐登入    “archer,先变成灵体状态吧。吉原娱乐登入我觉得今晚不太安分,做好战斗准备。”

    背向紧随身后的英灵,金发女人静静地发出指令。

    “哈啊?饶了我吧小姐,昨晚才刚大干过一场,我可是到现在都筋酸骨麻……”

    “大干的是我,你只是朝assassin射了一箭而已。”

    冷酷打断搭档的抱怨,胡桃不动声色地严辞道。

    “不是说想听我的真心话吗?那么在此之前,就先乖乖听我的话。”

    听见master这句话,弓兵便讷讷地不做声了。数分钟前,他刚向master夸下海口称“无论大小姐是怎样的人都不会弃你而去”,总不至于说罢好听话就翻脸不认人。

    在那之后,胡桃表示自己背负的真相“讲起来太啰嗦了”,得换个安心的场所坐下来从头说起。但两人都不熟悉小松家洋馆附近的地形,沿途也找不到什么营业中的咖啡厅之类,因此才一同漫无目的地徘徊在夜路上。

    “啊、archer。有了,我们去那里吧。”

    快步越过一个上坡,胡桃忽然眼睛一亮,朝向无人的空气挥手说道。

    “什……?喂喂小姐,说真的吗?那里不是……”

吉原娱乐登入    虚空中传来混杂着不满与错愕的声音。

吉原娱乐登入    胡桃所指的前方,是一间矗立在花圃簇拥之下的肃穆教堂。

    为沉郁夜色所笼罩的神之家,在鸦雀无声的寂静中犹如一座巨大的荒冢。吉原娱乐登入嶙峋的哥特式尖顶上空,一弯冷清的新月从薄云后探出脸来,洒下几缕淡淡的银白色光辉。微弱的月光不足以将整栋建筑物照亮,教堂的大半部分仍旧蛰伏在阴影之中,看在人眼里说不出的诡异。

    “是我误解了吗?小姐刚召唤我那会儿,好像说过讨厌教会来着……”

    archer停在原地,怀疑地出声询问。

    “讨厌的只是冬木教会……里的某个神父而已。”

    胡桃指向教会的手也有些发颤,但她仍然昂起下巴逞强道。

    “不过,说到底这也只是我的迁怒。我会走到这一步并不是绮礼的错。”

    “欸,那么就是时臣的错咯?”

    英灵忍着笑意打岔。

吉原娱乐登入    “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这场歪曲的圣杯战争是谁的错,去了那里就知道了。”

    冷冷拒绝同伴玩笑式的安慰,仿佛宣誓着要与过去的自己诀别一般,胡桃使尽全力拔起粘在地面上的脚跟,向耸立在夏夜沉闷空气中的不祥教会迈出脚步。

    …………

    吱呀。

    教会的门并不沉重,一推便开。

    神之家大大方方敞开着门扉,似乎是在张开双臂欢迎前来忏悔的迷途羔羊。

    虽然没有赞美诗朗诵与管风琴演奏作为配乐,教会里扑面而来的气息依旧十分庄严。

    宽阔的空间之中,只有紧密相挨的一排排长椅,以及其尽头的洁白圣坛。

    “哟,真是个适合结婚的好地方。”

    archer吹了声口哨,丝毫不担心惊扰神明,用与虔诚相去甚远的轻放语调说道。

    “可惜不适合布置工房。”

    胡桃简洁地回应。

    “呜哇……比我还要现实主义的发言耶,这个。”

    不在乎英灵的低声感叹,胡桃随意寻了排长椅坐下,顺手拍拍身边的位置。

    “坐在这里吧archer,虽然我看不见你。”

    “灵体还谈什么坐不坐的……”

    “是吗?总之我就当你坐下了。”

    和往常一般蛮不讲理地打断对方,胡桃仰望着天花板沉入了自己的世界。

    “那么,要从哪里开始讲起呢……”

    “我哪儿知道。”

    耳边响起闹别扭似的回答。

    “大小姐觉得从哪里开始讲顺心,就从哪里开始好了。不管你讲的有多晦涩难懂,我都会老老实实听下去的。”

    “干嘛要以晦涩难懂为前提啊。”

    胡桃恹恹地鼓起脸颊。只有这种时候,她看上去才像是个刚满二十的年轻女孩。

    “——好吧,那么就直奔主题,从‘日见坂胡桃是什么东西’讲起。”

    大约是察觉到胡桃话中的认真意味,方才还唠唠叨叨说笑着的archer一刹那噤了声。

    “说实话,关于自己的事,我也都是断断续续从家里的藏书中挖出来的。冬树大概什么都不知道吧,否则就不会安分到今天了。”

    以吟唱一般虚无缥缈的语调,女人开始叙述自己的本质。

    “也要怪父母离开的时候,收拾得不够彻底,才被我翻出了记录‘人柱’的残篇。多亏祖上的先辈留心记载,我才能了解自己的末路。……啊,这么一说还真是挺晦涩的。总之先从最根本的说起……所谓‘人柱’,是说古代建造桥梁之类麻烦工程的时候,会以活人奠基祈祷施工顺利哦。”

    弓兵轻轻吸了口凉气,但没有出声。

    “哎,我也不理解古人的想法。他们似乎是希望‘人柱’的灵魂守护桥梁建筑,但是被当做活祭的人怎么想都会怨气冲天吧?那样的话根本不是祈福,倒是要把房屋都变成凶宅了。反正,‘人柱’实在是个莫名其妙的东西。”

    为唐突出现的生词下了定义,胡桃露出有些落寞的笑容。

    “真是、莫名其妙的东西啊……”

    像是讽刺,又像是叹息一般,对自己的存在发出感慨。

    “……小姐?”

    英灵试探性地插话。

    “抱歉,走神了。刚才说的只是‘人柱’的古义,现在世上存在的是不同的东西……嘛,直截了当点说,也就是我。”

    女人抬起脸来,以率直的眼神注视着看不见的英灵。

    那是全无逃避之意、直面现实的眼神。

    “就好像archer的世界存在魔术、英灵、圣杯这种非科学物一样,我的世界也存在类似于‘神明意志’一类的东西。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这个伟大的意志创造出了人柱系统。简单来说,‘世界的意志’将一部分力量赋予个人,同时,由这些被异化的个人来支撑起世界的均衡……哎,太抽象的理论我也说不清,总之我就是扛世界的柱子啦。当然,这种负担不是毫无代价的,按照以往的记录,再活十年就是我这根柱子的极限了。”

    “等……?!那样的事情,为什么要由大小姐——”

    “谁知道呢。世界是很任性的,想喊谁来背他就喊谁。我也是出生之前就被选定的‘人柱’之一,从一开始就无药可救了。”

    胡桃直勾勾眺望着空无一物的天花板,冷静地叙说着。

    不对——与其说那是冷静,不如说是“老早就放弃了”的心灰意懒。身为从者的英灵立刻便能感受到,master对于自己的生存已不抱希望。

    “archer其实早就发觉了不是吗?和其他被选为master的游戏玩家相比,我实在过于异常。第一,在两年前的大规模反穿发生之前,这个世界的人是无法使用魔术的。因为不存在‘魔术’这一概念,不存在的东西怎么学也没用。直到我将壁垒打破,两边世界的概念才开始融合,因此圣杯战争会在这里发生、英灵也能够被召唤。”

    但是呢,我是不一样的。

    金发女人悲哀的神情诉说着这一点。

    这个世界——即所谓“三次元”的魔术,直到两年前才从异界渗透而来,其他master也只是自那以后才摸索了些许皮毛。

    但是,日见坂胡桃掌握的魔术水准,远远超出了三次元御宅族照着游戏资料自学的程度。

    虽然不可思议,但她确实是将自己在那个世界、远坂时臣教诲下修习到的魔术,原原本本带回了这边。从两年前苏醒的那一刻起,胡桃就已具备了见习魔术师的素质。

    附带一提,胡桃对吉尔伽美什和言峰绮礼心存芥蒂的原因之一,正是她直到最后都无法阻止的时臣之死。虽说远坂时臣对她的教导只是遵循玩家皆有的“剧情设定”,但在切实学到魔术的胡桃眼中,既然一日为师,就算说不上终生为父,起码也不该和杀师者处得其乐融融。

    “你看,‘人柱’的待遇还是挺好的。要不是这样的体质,我在这场战争里压根没有半点胜算。”

    “什……!!”

    面对一时惊呆的servant,胡桃打从心底泛起苦笑。

    然后,向他说出隐瞒至今的真实。

    “——我在分类之中,是属于掌管‘连接’力量的人柱。如果要用‘切’和‘嗣’来形容,我就是‘嗣’吧。不同世界的概念差异对我来说等同于无,所以我可以前往其他世界、掌握那边的技能,甚至可以打开世界间的门扉。两年前的事情,也是我为了回到这边而强行开门的结果。”

    是的。

    什么“防火墙被穿烂啦”、“圣杯内容物太想出生啦”,都是为了减轻罪责而自我安慰的借口。

    虽然并非出于本愿,但胡桃为了一己性命破坏世界均衡却是不争的事实。

    圣杯降临于此世、无冤无仇的人们被迫残杀,学校遭遇夺取灵魂的结界威胁,全部都是她的责任。

    胡桃无法从这份罪愆下逃离,同时也抗拒着想要逃避的自己。

    不补救不行。

    不赎罪不行。

    好好想想,自己是为了什么才拼命从英雄王倾泻的剑雨下逃跑出来。

    明明那时死去才比较轻松,为什么没有死在那里。

    拒绝了吉尔伽美什少有的“仁慈”、懵懵懂懂觉醒了连接世界的力量。非人的、注定短命的少女,究竟是要为何而战——

    “你说得对,archer。我真的是个心肠歹毒的恶女也说不定。”

    “哈?大小姐你突然说什……”

    “我对柴田先生——也就是将我诱拐到那边世界的混蛋一无所知。我知道的只是,他为了得到圣杯不惜将我当做门洞,就好像间桐脏砚为了圣杯将樱做成门洞一样。柴田先生或许有他的悲愿,但那件事与我半点关系都没有,我也没有兴趣。我只是觉得,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称心如意。”

    好像在说什么有趣的笑话一样,胡桃唐突地笑了开来。

    “我不会说‘都是柴田先生的错’这种推卸责任的话。骗人的混蛋有错,被骗的蠢货也该检讨。被人算计那么久都没察觉到,我要是穿越去古代后宫肯定死得很难看。……不过呢,虽然不全是柴田先生的错、柴田先生肯定也有渴求圣杯的理由,但我就是不想让他满意。”

    “也就是说,大小姐这么拼命战斗,只是报复心作祟咯?”

    archer长长吐出一口气,沉重的口调终于放晴了些。

    “差不多就是这么回事。我也不是什么高尚的家伙嘛。”

    ——尽骗人。

    英灵暗暗苦笑。

    圣杯已经被污染了。

    这一点,archer现世时就已从胡桃那里了解到。所以,他们最初便约定“不追求圣杯”,而是以回收、破坏渗透到三次元的圣杯为己任。

    这样漠视自身的愚者,怎么可能为了个人意气投身战火。

    她的心意,可以说是一目了然。

    既然早知圣杯已附带了“杀光所有人”的极恶机能,那么,追求圣杯的人到底打算许下怎样的愿望呢——

    胡桃想要阻止这出幻想剧的始作俑者,不仅是因为看他不爽。

    更是因为,她早就知道——那个人的愿望,一定会以“杀死谁”为代价。

    柴田仅仅为了召唤不一定能到手的圣杯,就能够毫不避讳地牺牲陌生少女的人生。那么,倘若是为了实现愿望,他一定牺牲多少人都在所不惜。

    不能容忍那种事发生。

    ——因为自己重生于地狱,所以有义务亲手阻止地狱降临。

    两年来,这就是作为活祭品而被世界“制造”出来、看透了自身命运的人柱少女,唯一一个悲凉的愿望。

    “明白了吗,archer?我父母离开的原因,十之*就是这个。人柱的出生除了双亲外无人知晓,而意识到自己生下了什么的爸妈会怎样做……”

    被世界选中的。注定早夭的非人小孩。即使付出关爱也得不到回报。

    ……那么,放弃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之后的话语,胡桃没有说出口。

    开口的话,就会变得像是在博取同情一样了。

    事实上,胡桃并不指望从archer那里获取同情,也不认为自己很悲惨。只是不得不由某人承担的厄运,恰好落到自己头上而已。

    她什么坏事都没有做,所以只要挺起胸膛向前走就好了。

    代替早已对自己命运绝望的双亲,日见坂胡桃必须直到最后都怀抱希望。

    “翻来覆去也就是那个词了吧?f-a-t-e,fate。我从普通女高中生一路混到这步田地,只能说都是命了。不过,我唯一的优点就是‘不认命’啦。”

    正当她提高声调这么说着、从长椅上站起身来的瞬间——

    “等等,小姐。”

    手腕突然被人从身后扣住。

    archer不知何时现出了实体,一手锁着胡桃的腕部将她向自己扳去。绿色斗篷的粗糙质地落在她肩头,使浸染在夜晚凉意中的身体恢复了一点温度。

    “小姐觉得这样就好了吗?这样就,全都接受了吗?”

    自己也明白,那是太过不合理的宿命。

    尽管如此,胡桃依然带着笑容回话。

    “欸欸。不是没有想过‘为什么偏偏是我’,但我抱怨再多也没可能改变现状,还不如接受现实好好干。我的生命长度本来就不及别人,不能连厚度都给打薄了。”

    感受着身后servant的气息与温度,胡桃心满意足地斜了斜嘴角。

    “可是小姐,你这样……!!”

    ——那不就是、只有你没法得救吗?!

    英灵想要这样向她大喊的瞬间,胡桃忽然灵巧地转过身来,像家猫一样凑近前去,用额头轻轻抵上他的脸颊。

    “唔?!”

    “我说archer,你觉得我的人生很不幸吗?”

    “啥?那当……”

    金发女人扶着弓兵的肩膀退后一步,绽放出雨后凉风一般的清爽笑颜。

    “那么,如果我向圣杯许愿,把你·的·人·生与我原封不动对调,你愿意吗?”

    “开什么玩笑?!”

    archer叫得更大声了。

    “我那种乱七八糟的人生,怎么能换给小姐……”

    “ok,那不就好了。”

    带着一脸恶作剧成功的得意笑容,胡桃冲他挤了挤眼睛。

    “你不愿意交换,就说明你认为我不是世上最不幸的人——起码不像你那么不幸。所以别为我难过了archer,否则,我不是更该为你难过吗?”

    她这样说着,然后任凭青年不发一语默默抱住了自己。

    “虽然早就想说了……小姐真是个笨蛋啊。”

    “笨蛋都能笑到最后……虽然想这么说,但archer在原作里早早就败了呢。没办法,看来我还得更努力才行。”

    “真对不起啦我在原作是个炮灰!!”

    …………

    ——这个夜晚,生为凡人而妄想扮演英雄、最终成为非人灵体的青年,以及生为活祭却作为凡人无忧长大、最终难逃异端宿命的少女,在另一种意义上,真正地“相遇”了。

    作者有话要说:meng妹纸说绿茶和胡桃的cp可以叫绿桃……我觉得这个称呼非常美【喂

    胡桃这部分的真相基本清楚了,她就是个大宇宙的杯具。人柱作为“献给世界”的活祭,是和英灵同格超出人类的存在,所以能扛住assassin的攻击,但受伤更重也会坏掉。胡桃的能力是“连接”,她乐意的话,从思维共享到沟通世界都可以做到。而大boss的女儿能力更强,相对的负担也更大,所以身体弱得不行,寿命也特别短。

    其实胡桃的设定很烂俗,综漫文里动辄一个女主创世神xx神,胡桃的能力和穿越大神差不多,只不过大多时候她都不知道咋发动。而且俺是等价交换主义,xx神不能白当,所以胡桃就……【心虚脸

    ps:你们要相信这文是he,看绿茶多萌……虽然原作死得早。【拖出去打死

    ——————————————————————————————————

    *把内容抽掉了,还抽得俺连后台都上不去otz

    话说我发现了好多一直霸王的姑娘……你们不抽就不出水嘛qaq!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

页面底部区域 foot.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