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第十一幕 以正义之名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Fate/Hero back(伪综漫)作者:川上羽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css-auto.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Fate/Hero back(伪综漫)》 38第十一幕 以正义之名
    【宅圣杯战争·第三日夜晚】

    …………

    街道中央,短兵交接的两人仍隔着冷森森的刀光僵持不动。

夺金彩票登陆注册    月色随时间流逝而渐渐移转,越过了薄云的阻掩,映得这个充斥紧张杀意的空间白昼般通明。少年发黑如泼墨,肤白似细瓷,两点星目如漆,握刀的姿势娴熟老练仿佛与生俱来,都在清朗的月光下一览无余。

    但是,七草出云那人偶一般端正秀逸的外貌、连剑道名家也无从挑剔的灵巧动作,却在哪里残存着强烈的违和感。

    ——或许,少年身上的违和感,就在于“太像人偶了”这一点。

    “你刚才也说过吧?次品必须被处理掉。既然如此,你就算在这里被销毁也不会有怨言咯?”

    出云将刀架在黑衣男人颈边毛手毛脚地一寸寸比划着,照旧是平日那副懒散无聊的样子,眼底空无一物,似乎对眼前这场战斗漠不关心。夺金彩票登陆注册相比之下,他的对手完全没有预料到情势会突然逆转,一时半会还有些回不过神。

    “怎、么会……【父亲】明明说过,七草出云是拥有人心的柔弱次品——”

    如此这般,男人用不可置信的口吻自言自语着。

    “哧。”

夺金彩票登陆注册    出云表情一歪,仿佛面对无知弟妹的兄长一样耸着肩苦笑起来。

    “所以你才只能当个傀儡呀。我说你啊,那家伙……【父亲】说的话,你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吗?”

    “真是妄谈。夺金彩票登陆注册我们能够持有意识、说话行走,全是【父亲】的恩赐,【父亲】对我们来说与造世主无异。你不仅违抗造世主的命令,还想唆使我对他的嘱咐起疑吗?所以才说你是次……”

    “……呼,了不起的忠犬。不过,这点智商确实只够当鹰犬差遣,你除了那家伙的命令外什么都不知道吧。”

    出云扁了扁嘴,像是对男人失去兴趣一般将长刀撤回,悠悠然扣在自己肩上。

    “多问一句。你有名字吗?”

    男人一怔,随即僵硬地开口道:

    “……不需要那种东西。”

    “那他怎么称呼你?”

    “no.46、四十六号,就这样叫。”

夺金彩票登陆注册    平板的语句与干涸的嗓音,清楚描绘着男人毫无自我意识这一事实。

    虽然不像出云那样工于外表,但这个男子才是货真价实的人偶。

    “啧。”

    出云打抱不平似的啐了一口,烦躁地用脚尖在地上划了道圆弧。

    “那么四十六号,除了‘次品’之外,【父亲】还对你说过什么处分我的理由吗?”

    “……为什么我要告诉你那种事。”

    “如果你现在叫出berserker,我绝不是那位圆桌骑士殿下的对手。三十六……不对,你是几号来着?你没有立即那样做,不是因为有话要对我说吗?”

    出云眉梢轻吊,细长的墨色瞳孔里闪着一缕促狭的光。

    “…………”

夺金彩票登陆注册    男人郁郁不乐地仰面合上两眼,半分钟后才不情愿地垂下目光看向出云。

    “只要是【父亲】的指令,任何事情我们都会听从。但是我不喜欢杀害同类,原本也对以你为目标有所抗拒;直到【父亲】告诉我,七草出云是制作失败的次品——因为人心发育得太过健全,作为人偶的机能弱化了。……你是说,那句话是谎言吗?”

    擅自无视了眼前的对手,男人开始机械地调出贮藏于体内的记忆。

    “那家伙这么说……倒也没错。”

    出云含着一丝苦笑,漫不经心地捻着刀柄在指间转来转去。

    “从反抗【父亲】那一刻开始,我就没什么作为人偶的价值了。他好像打算时机一到就解除暗示,让我把白鸟香织送去他身边……唔。这么说来,是因为拒绝了那个要求才被追杀的吗……”

    “所以说,你为什么要违背——”

    “白痴吗你。不对,跟一个人偶计较这种事的我才是白痴。”

    出云小声嘟囔道,飞起一脚踢起路面散落的沙石,随后猛地拧转脸来,寒星般的两点黑眸正对无名男人枯槁呆滞的面孔,目光炯炯地直视着他。

    “话说在前面,我早就不是‘受命保护’白鸟香织了,而是凭自己的意志留在她身边。——我说,没有理由把中意的女人交给其他男人吧?即使对方是【父亲】,这种问题也不能让步啊。”

    “…………”

    大概是被这个理由的单纯和愚蠢程度震惊了,男人僵死在原地半晌没有动弹,直到出云面无表情地以刀背重重叩打他的肩膀。

    “喂、喂……真迟钝,果然也没有痛觉吗。你可以走啦,三八……几号来着?算了无所谓。反正托你吉言我已经恢复大半了,你这种程度的人偶,再批一打过来也构不成威胁。”

    “…………”

    七草出云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仅仅被赋予了基本自我意识的男人,并不具备理解那种复杂内情的机能。只是一瞬间,他干枯的面庞上浮现出了费力思考的困惑神情。

    “没什么,我的想法很简单。”

    仿佛看穿了对方的惶惑,出云收回长刀,淡淡朝夜空投去与他平素刻薄人格不符的深远视线。

    由于不曾四目相交,男人无法勘破身为他“前辈”的少年眼中,正翻滚着何等声势浩荡的憎恶洪潮。

    “我也不喜欢杀害自己的同族。而且你记住,二八……不对,管你是几号——厌恶同族相残这种事,是‘人类’才会有的想法。从你带有那种念头开始,你就不只是具人偶了。”

    自己不是人偶。

    才不会甘心做什么人偶。

    ——那句话,究竟是为了哄骗谁而说出的呢——

    ————————————————————————————————————————

    与此同时,日见坂胡桃就读的大学附近。

    锵!

    哐当!!

    “呼……呼哈……”

    另一方的战斗,也已临近尾声。

    “哈啊…………呜呃……!!”

    猩红的血珠似断了线的玛瑙珠子,不间断地一滴滴滚落地面,汇成红莹莹的一潭。

    “喂、喂,小姐你不要紧吧?!真是的,都让你不要勉强了,你这个人就是不听人劝……!!”

    青年焦躁动摇的呼唤。

    “呜咕……咳,咳咳……!!archer,站在那边别动!!这家伙还没有完结……远程系的弓兵竟然自己接近敌人,你的脑袋是被黄蔷薇刺过吗?!”

    金发女人单膝落地艰难地支撑着身体,一边断断续续从嘴角咳出血液,一边强忍剧痛高声呐喊。因疼痛而扭曲的面孔在月光映照下苍白得可怕,犹如刚从炼狱中爬出的修罗恶鬼。

    弓兵担心慌乱的缘由一目了然。

    “呜……咳……!”

    ——女人的侧腹部被系有锁链的短剑彻底贯穿,鲜血像掘开的泉眼一般自皮开肉绽的伤口汩汩涌出。

    然而,女人并未昏迷倒下,痛苦却刚烈的目光依旧敏锐追逐着敌人的身姿。沾满血污的两手没有遮掩伤口,而是拼尽了全力死死拽住贯穿自己身体的锁链。

    再看两人的对手——全身黑衣的美丽骑兵气息奄奄、浑身浴血地伏在地面,柔滑如缎的长发散乱地披垂着,染上了斑斑驳驳的殷红。尤其令人不寒而栗的是,女子纤细优美的手脚关节处,都被钉上了短小锋利的箭镞。

    胜负已分。

    rider作为战士的威慑力所在,日见坂胡桃心知肚明。

    驾驭幻兽的特攻宝具“骑英的手纲”,具有石化威力的魔眼,以及凌驾于肉眼视觉的高速移动技巧。

    虽然通过建筑物密布的战斗场地避免了对方解放宝具,人柱天生的对魔力加持也可以防御魔眼,但两人对rider疾风迅雷般的移动速度束手无策。纵使archer动态视力出色,也难以于黑暗中准确捕捉到羚羊一般自由穿梭跳跃的骑兵,更别提命中了。

    淬毒的利箭,倘若不射中目标就毫无意义。

    长此以往下去,在archer找到空隙发箭之前,胡桃的头颅会先被短剑斩落。“人柱”虽然身负足以改天换日的力量,但那种力量更类似于指点江山者的强大,单论体能或许还不如艾因兹贝伦的人造servant。胡桃能与rider这种出手如电光火石的近战系英灵互角,已经算是极其难得,却也撑不长久。

    一秒就好。

    哪怕只逼迫rider的动作停滞一秒——archer绝对不会错失那个时机。

    但是这一点,对方想必早已了然于心。

    由胡桃在前方牵制,archer潜伏在后伺机狙击。如此粗糙老套的作战模式,冰雪聪明如那位扫荡了诸多挑战者的女神,不可能无法看透。

    明知一停下便是败北,她自然不会乖乖放缓速度。

    所以,胡桃不得不铤而走险。

    当短剑又一次瞄准自己胸膛破空而来时,她没有侧身闪避。相反地,她像个如释重负的自杀者一般快步迎上前去,不等rider醒悟便用腹部生生承受了短剑的神速一击。

    “……呜……呜啊啊啊——!!”

    皮肉被撕裂,脏器被贯穿,几近昏厥的剧痛排山倒海般吞没神经,连意识都蚕食殆尽。

    脑海一片空白,全身的骨血激荡出高亢的悲鸣。

    “……”

    身姿曼妙的黑衣英灵一言不发,默默抬手收回锁链,举手投足都带着皇室公主一般的从容高雅。

    “……!!”

    然而,本应倒下的金发女人骤然伸出两手,紧紧地、紧紧地攥住了在自己腹部开洞的险恶凶器。

    那是无法与优雅淡然的rider相比的,狼狈至极却也顽强至极的姿态。

    ——敏捷无双的骑兵,停下了。

    作为终结战斗的宣告,胡桃一边咳出血丝,一边歪起嘴角露出了胜利者的笑容。

    女人郊狼似的碧蓝瞳孔中,没有一丝半缕对死亡的畏怯,而是充满了透明而惨烈的决心。

    “上,archer。”

    低不可闻的自语,伴着血珠一道从唇边滚落。

    无须命令,必杀的箭矢已如雷霆骤雨般从两人头顶倾泻而下。

    …………

    “这样就……结束了。”

    胡桃虚弱地喃喃着,攥紧锁链试图拔出陷入腹部的短剑,却被飞奔而至的绿衣英灵一把按住了手腕。

    “真是……都叫小姐你别乱来了。现在拔出来的话会血流如井喷吧?只要消灭rider,她的武器自然会消失,没必要让自己遭这个罪。”

    “这点小伤没什么,我可是被金闪闪的宝具穿刺过全身……放心,这具身体的衰弱期还早得很,现在就像蟑螂一样强韧。”

    胡桃握着锁链逞强道,说罢又作势要拔。

    “……啊啊,够了!”

    青年见她一门心思我行我素,忍不住提高嗓门怒喝起来。

    “大小姐,你这是在跟谁赌气呢?就算直接引发圣杯战争的是你,你也没必要自虐到这种地步吧?!你的人生又不是就此结束了,为了日后也要好好珍惜自己的身体啊!!”

    “ar、cher……不是、我没有特别想自虐……”

    但是,不能完全否认。

    明明挑起圣杯战争的罪魁是自己,却策划着为了终止战争夺取白鸟香织的生命。

    自己这样的人,吃再多苦、挨再多罪都是理所当然的——

    在内心某处,确实怀抱着这般念想。

    “算啦,不管跟头脑死板的大小姐说什么,你都没可能放过自己吧。这点事我还是有数的。”

    认命似的重重吁了口气,archer抓着头发背过身去。

    “……那么,我能做的就只是尽快消灭rider,让小姐少吃点苦头了。”

    “等……”

    “——又怎么啦?拜托你一次说完啊大小姐。”

    “…………”

    不自觉地叫住了向rider架起弩箭的罗宾汉。

    方才一波攻击已经封住了rider的速度,现在的美杜莎不再残有还手之力,无疑是了结她的绝佳时机。

    ——她不惜损伤自身,盼望的不就是这个结果吗?

    那么,此刻胸中涌起的这份苦涩,究竟是从何而来。

    (哎哎。杀死自己喜欢的动漫角色,对于御宅族来说简直是无上的酷刑啊……)

    遗憾而自嘲地叹息着,金发女人松开紧握锁链的双手,用尽最后一丝气力向绿衣青年挥了挥。

    “之后交给你了,archer。我先小睡一下……”

    这样说罢,女人如断了线的木偶一般直挺挺地朝地面倒去。

    “大小……?!!”

    英灵的叫喊只迸到一半,就硬生生哽在了喉头。

    ——就在他转身靠近胡桃的那一瞬,毒发倒地、奄奄一息的rider不知凭着哪里爆发出的意志与底力,用被箭镞穿透的手腕将锁链向后一拽。短剑霎时伴着喷溅的鲜血从胡桃体内生生跃出,紧接着便矛头一转直奔archer而来。

    “……!!”

    锋芒已近在眼前。

    绝对、来不及闪避。

    archer只能以最快的速度将身让向一侧,试图回避致命伤——

    铛!!

    代替他预备承受的痛楚,耳边响起了锐利的金铁交击之声。

    向他投来的短剑在千钧一份之际被侧面袭来的另一柄武器击落,与此同时,rider倒下的方向传来了一声短促的呻吟。

    “……啊?”

    女子犹带困惑的嗓音。

    随后,黑夜中响起了让人莫名恶心的“扑”的一声。

    “谁……喂,是谁在那边?!”

    …………

    “——真难看呐,舍伍德森林的暗杀者。”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仿佛在为这句谚语作现场解说一般,悄然立在楼顶的银发男人发出嘲笑。

    夜风中猎猎飞舞起的鲜艳红衣,压过了圆月焕发出的洁白清光。

    作者有话要说:骑兵战,最后来收宫的是红茶=v=他也盯好久了,就算做个人情……“红茶的master是胡桃的旧上司”这个设定还有人记得吗?【喂

    单论英灵的能力,绿茶比美杜莎差了不止一个格段,再怎么说也是神代女神和普通村夫的区别【够】所以不足的部分就要由胡桃补齐……比较合理的战果就是这样了,他俩都很拼命。

    胡桃的自虐性格与生俱来,不要理她【喂】作为寿命较长的代价,她和香织的性格都有点扭曲……

    至于出云的真相,以后会有幕间解释。之前很多人都猜到了,他和高文的master都是boss做出来的人造人。出云被催眠后作为普通人类活了两年,发展出了爱丽太太那样的完整人格【喂】,也遇到了命中的切丝,不甘心当人偶了……【被打碎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

页面底部区域 foot.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