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第十二幕 镜面里侧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Fate/Hero back(伪综漫)作者:川上羽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css-auto.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Fate/Hero back(伪综漫)》 39第十二幕 镜面里侧
    【宅圣杯战争·第四日早晨】

    【市中心某公寓】

    …………

    “……archer,我好像做了个噩梦。”

pk10掌赢1    这是日见坂胡桃恢复意识之后,声如蚊蚋地向archer吐出的第一句话。

    “哦,是么。”

    绿衣青年歪斜着身子塌坐在简易床铺边的小板凳上,冷飕飕的目光从自家无药可救的master身上一掠而过。

    “顺便一提大小姐,如果你梦见自己的肚子被人开了个洞,很遗憾那不是噩梦,而是现实。”

    “……”

pk10掌赢1    胡桃语塞,索性放松了疲软的身子,一口气倒回*的枕头上。

pk10掌赢1    “啧,好痛……这家人好像不怎么通晓待客之道啊。救人救到底,好歹给重伤员换个软点的靠枕吧。”

    “……真亏你能发现自己被人掳走了呢。我仅对这一点表示敬意。”

    archer将脸偏过不与她对视,依旧是操着一副不冷不热的调子。

    “得了,省省你的敬意吧。我只是认床而已。”

    胡桃也不客气,立时生硬地板起脸打断他。她瞪着天花板停顿数秒,又换上了柔和些的口吻。

    “……archer,你在生气?”

    青年撇了撇嘴角,又端出玩世不恭的轻薄态度作挡箭牌。

    “喂喂,醒来第一句话是问这个?以大小姐冷静聪敏的战略头脑,此时应该有更紧要的问题吧?”

    “我明白了,你确实在生气。那么下一个问题——”

    “转换得好快……?!”

    “你很烦啊。”

    胡桃斜睨着他用力剜了一眼,有点焦躁地一扯眉梢。

    “——rider和那个小鬼怎么样了、把我带到这里的人是谁、眼下状况如何,简洁明了地说明一下。”

    “知道啦知道啦……嘁,真是会使唤人的大小姐。”

    青年拖着长腔毫无干劲地连应几声,刚清一清嗓子准备开口,猛然被身旁一道清凌凌的少女声线夺去了话茬。

    “那点细末小事就由我来说明好了。绿色的archer,你也很累了吧?去悠那边和我们家archer一起喝杯早茶怎样?”

    “……!!”

    胡桃刚松弛下的神经蓦地一紧,立即费力地转动颈子向声源处望去。pk10掌赢1令她心头磐石骤然落地的是,双手环胸肃然立于床前的少女,生着一副极其引人怀念的面容。

    “远……坂吗?”

pk10掌赢1    尽管吃惊异常,她还是下意识地使用了敬语。

    或许远坂凛已对自己的三次元高人气略有耳闻,看见胡桃一脸他乡遇故知的感动神情,双马尾少女不禁微微飞红了面颊,像是要掩饰心头雀跃般将光亮的辫子一甩,强作出几分蛮横倔犟的神色来。

    “是、是啊,能被你记住真是荣幸。既然已经知道我的名字了,不自报姓名不是有点失礼吗?”

pk10掌赢1    “胡桃,日见坂胡桃。”

    “即答?!”

    绿archer被胡桃的坦率惊得几乎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我是个亲切的大人,怎么能对可爱的妙龄少女有所隐瞒呢。”

    对方是自己暗恋……不对,心仪多年的理想型女性(的儿童时代),胡桃自然不必卖弄关子。

    “那么,可~爱的远坂小姐,就麻烦你为我说明现况了。”

    “我、我知道啦,不用特意强调……可爱什么的。”

    少女越发粉面红涨,用力将脸拧向一边避开胡桃满载“跟我回家”野望的热忱视线。

    “——总而言之,悠和archer是你们的救命恩人哦,等会儿见了面可要好好道谢才行!”

    “悠……?”

    胡桃倏地打个激灵,郁郁蹙起了眉。

    “是呀,就是archer的master,这间房子的主人。虽然是个整天宅在房里和游戏漫画打交道的废人,但一从二次元钻出来就意外的精明强干呢。”

    “……好难想象啊,那种人。”

    胡桃搓着眉心小声吐槽,心底暗自松下了一口气。

    (太好了,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悠……那种在三次元扎根稳固的时髦小白领没可能是宅吧。)

    “昨天archer上街巡视时恰好撞上你们与rider组交锋,托你的福才能毫发无伤打倒她。听说你们的住所在郊区,以你当时那种伤势,大概撑不到半路就会失血而死。算是礼尚往来吧,archer没有向悠请示就做了多余的事。竟然会去救助敌人,他也真够好心的……简直像是电影里的正义伙伴一样嘛——等等,有什么好笑的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知何故,胡桃突然不顾小腹重伤未合,一手压着肚子遏制不住地爆笑起来。

    “噗哈、哈哈哈哈哈……是吗是吗,那个archer,救了我……哈哈哈哈……”

    “我说,大小姐……?你、你没事吧?!”

    金发女人夸张地蜷着身子在病床上左右翻滚,甚至连连抬起手去拭眼角挤出的泪花,好一会儿才上气不接下气地缓过劲来,却仍不时于话语间爆出一串串狂笑。

    “哈哈……我、我诋毁士郎这么多年,到头……哈哈哈……到头来,还是被他救了吗……”

    ——长久以来牢牢嵌在心尖的铁锁,忽然不着痕迹地松脱了。

    【日见坂胡桃讨厌卫宫士郎。】

    两年前,这曾是会社小组内人尽皆知的注意事项。胡桃提起那位少年便是一副义愤填膺的罗刹嘴脸,好像少年同她有杀父之仇、夺夫之恨,不共戴天有我没他。除去管理财政的上司绪方钟情士郎,偶尔不痛不痒地同她分辨几句,极少有人敢与提及士郎时张牙舞爪的胡桃争辩。

    旁人所不知的是,胡桃对士郎的反感,其实与红绿弓兵的相看两厌质料相同。

    简单来说,就是同性相斥。

    头脑顽固一条筋,血冲脑门不要命,强硬刻板的是非观,严苛到病态的自我审判……第一次涉足《fate》原作时,尚且年幼的胡桃处处可以感受到令她浑身不自在的高亢共鸣。

    ——所以才要否定他。

    士郎的happy ending,只有在圆满幸福的幻想故事中才能实现。被父母疏远厌弃、在亲戚家寄人篱下辗转流离、时时面对现实苦雨的自己,哪有闲情去贯彻那条遍洒光华的理想道路。

    不过豆蔻之年的青涩少女,虽然对自己身为人柱的绝望命运懵懂不知,却已过早认清了现实的分量。

    ——胡桃,你必须好好钻研一把厚黑学,学会钩心斗角口蜜腹剑,学会藏身暗处阳奉阴违。你总有一天要周旋于觥筹交错之间,对面目可憎的家伙笑脸逢迎。你必须变得冷酷、阴狠、虚伪……然后你才能在这个暗流汹涌的社会上存活下去。

    一次又一次,憧憬着远古英雄的少女咬牙警告自己。

    ——胡桃,为了你自己的人生,绝对不能再妄想当英雄,更不能当士郎那样的老好人。

    不知不觉,这份自我鞭策化作了对卫宫士郎的粗暴批判。她每在人前恶声恶气损他一次,其实便是一口唾沫啐向自己——心狠点,你这个蠢货!

    然而,直至高三暑假被柴田算计,胡桃都没能顺利成为“冷酷、阴狠、虚伪”的人。

    明知杀死爱丽斯菲尔就能挽救冬木,她却咬破了嘴唇也下不去手,一如卫宫士郎到底也杀不了间桐樱。

    胡桃一度认为,士郎选择杀死樱的结局不该算是bad end,因为那明明是减少无辜伤亡最为快捷有效的方式。尽管对樱的悲惨遭遇满怀怜悯,她依然决心选择大多数人的安乐。

    这份决心,在爱丽斯菲尔的笑容面前一瞬间碎成了渣。

    从异次元归来后,胡桃无数次喟叹自己的过错:如果早点毁掉圣杯就好了,如果那时再狠心一点就好了,如果自己不是那么软弱就好了……

    于是她决定不择手段挽回过失。

    于是她与以偷袭暗杀见长的绿色青年不谋而合。

    当然,她也同等迁怒于和自己作出同样选择(以至于小镇险些被樱吃个干净)的卫宫士郎,黑他黑得变本加厉了。

    但是——如今,她被英灵化的卫宫所救。

    他是个心系天下的好人,天下却屡屡负他。而他到头来也不曾对世界萌生恨意,至今仍凭着胸中反感无谓杀戮的一念之仁,救起了多年来不遗余力毁他不倦的女人。

    她早该知道的。即使英年白头、即使皮肤黑得好像来自非洲,她所知道的卫宫士郎,一直都是这样的人。

    无论现实被怎样的凄风苦雨所笼罩,他都坚持当个认死理的老好人,直到成为了传说。

    当这样的人活生生出现在眼前,她还有什么理由教唆自己“别当好人”?

    (啊啊……算了。比起“卑劣的贤人”,果然还是“尊贵的愚者”更合我胃口啊。是士郎赢了。)

    胡桃头一遭坦诚面对自己的真意,心上蓦然温暖如日光漫过。

    (就凭这种觉悟,想必是杀不了白鸟香织了……到头来,我只是个无法伤害任何人的软弱笨蛋呐。)

    “——别误会了,森林猎手的master。”

    冷淡而沉稳的男低音陡然响起,唐突打断胡桃一波强似一波的酣畅大笑。

    “我并不是为了你才这么做,只是正好有需要联合其他master对抗的强敌罢了。”

    “……强敌?”

    胡桃一怔,止住笑声向推门而入的红衣男人望去。

    “啊,那方面就由我来说明。老是劳烦手下人开口也不好。”

    ——又是一道含着笑意的脆亮声线,冷不丁将话头生生截过。

    绿archer没有察觉端倪,只在内心暗暗嘀咕这家人真爱抢话题。胡桃却当场一口气走岔,面孔上满溢的笑影瞬间急转为哭相,抚着胸昏天黑地地猛咳起来。

    “呜咳……咳咳咳!!你……咳咳……!!!”

    “啊呀小胡桃,再见到我就这么让你感动吗?竟然被昔日的下属惦念到如此地步,我还真是个罪孽深重的女人啊。”

    手扶门框的白领丽人已经梳洗停当,女式衬衫和黑色一步裙熨得平整妥帖,不见一道褶皱,看着便叫人眼疼的十厘米细高跟冰锥般钉在地毯上。光洁明丽的面庞皎如满月,面上薄施粉黛,唇瓣一弯明红,妆容精致典雅无可挑剔。眉目虽无沉鱼落雁之态,却自有一番精明大气,乌沉沉的蓬软黑发随意覆盖在颈后,随着头颈转动而轻轻扬起,像极了电影里女主角毅然转身的特写镜头。

    “好久不见啦,新人。这些年辛苦你了。”

    女人笑眯眯地一扬唇,言语间不见戾气,一派老友重逢似的亲昵祥和。

    胡桃却毫不领情,自顾自捂着心口干咳了半天,才气喘吁吁地翻转身来,拼死挣扎着伸长手臂向她探去,口里嘶声呻吟道:

    “绪方……小姐,两年前……你还欠了我半个月的工资……”

    …………

    …………

    绪方悠,女,芳龄二十有余,余数具体多少不得而知。现就职于当年胡桃落难的游戏会社,照旧分管财政部门,手头掌管着发放小员工薪水的生杀大权,其中自然包括暑期兼职的日见坂胡桃。

    ……当然,这只是应付世间眼光的台面说辞。

    撇开公司白领身份的绪方悠,是个不折不扣的——

    “废人。”

    远坂凛呷了口红archer从起居室端来的红茶,严厉却不失优雅地下达判断。

    “小凛,认为御宅族=废人是世上常有的偏见哦,你可不要被那些不理解二次元魅力的大人毒害……再说,我在这边的世界也有好好奋斗。”

    悠振振有词地扬起着了淡妆的细嫩脸蛋,俨然一副展示自己三次元风采的胸有成竹模样。

    “顺便一提胡桃,当年拖欠你工资的不是我,而是负责给我发工资的人。”

    “切,果然是黑心企业。从老板到技术员都烂透了。”

    胡桃刚发泄式地忿忿掷出一句,悠顿时窘得下巴都拉长了三寸。

    “——不会吧,你真以为柴田那家伙只是个技术员?”

    “……??”

    “…………拿你没辙。我好歹也有做点事前调查欸。你这姑娘,该不会是对柴田一无所知就跟他拍板动手了?”

    “依据客观事实来讲,就是这样。”

    胡桃理直气壮地一挺胸脯,随即牵动伤口疼得嗷嗷怪叫个不停。

    “呜……啧,无论柴田先生有怎样的背景和理由,我都不打算让他称心如意。既然决定要与他作对到底,即使了解了他的幕后状况,也只是自寻烦恼而已。”

    “……唔,说的也是。小胡桃是个好孩子,要是听说了柴田追求圣杯的理由,说不定会抹着泪将圣杯拱手送给他。”

    “什么意思?”

    见悠话里有话意味深长,胡桃也警觉地变了脸色。

    “想知道吗?无论如何都想知道吗?不管真相会给你招致怎样的折磨,你都想要知道吗??”

    绪方悠故意捏尖嗓子拿腔拿调地逗弄她,顺势跷着长腿在胡桃床沿一屁股坐下。

    “……既然你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也容不得我拒绝吧。”

    “很好,有点志气,等的就是你这句话。看来archer这回是赌对了。本来还当你是个不懂事的黄毛丫头,想着早些让你退场算了……嘛,你的黄毛是基因问题。”

    悠爽快地猛一击掌,张开两臂自床头轻盈立起,一拧腰旋了个圈儿面向胡桃。

    随后,她带着满脸温柔亲切的长者微笑,以潇洒流畅的动作从衣袋中掏出了某个黑色块状物件。

    “——就是这样,接下来的部分由archer为你们说明,我知道的他都知道。我和鹰士君还有正事要办,先失陪了。”

    “等…………”

    凛来不及出手拽她,年轻女白领就水蛇似的一溜烟滑了出去,不出十秒便已踏着细高跟娉娉婷婷从门口消失了,剩下一屋子男女老少面面相觑。

    绿archer:“……啥情况?”

    凛:“……老情况了。”

    红archer:“……今天换了新人呢。”

    胡桃:“………………………………废人。”

    作者有话要说:卷二完。

    胡桃这货怎么说呢……是绿茶的同类。心里比谁都憧憬英雄,喷起英雄来比谁都狠。“我才没那么高尚啦”“光有节操又赢不了”——明明自己才是最放不下的那个。理想和现实本就是道不完的话题,我不给结论,孰是孰非人人心里都有个谱。之前有人以为我黑士郎,现在总算能学甄嬛(喂)说句“此身就此分明了”。

    boss实际是会社的幕后老板,典型高富帅。这就是个*丝逆袭高富帅的故事(死)悠知道胡桃出事,一直在暗中调查。把悠和胡桃的情报合在一起,全局基本清晰,知道boss是为了女儿的胡桃会怎样做……那就是三卷终盘里的事了。

    ps:学生党新学年加油www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

页面底部区域 foot.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