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第一幕 戮力同心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Fate/Hero back(伪综漫)作者:川上羽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css-auto.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Fate/Hero back(伪综漫)》 40第一幕 戮力同心
    【宅圣杯战争·第四日下午】

    …………

蒙特卡罗注册    胡桃与扒皮上司绪方悠(本人不承认)阔别重逢的结果,是一纸稀松散漫却值得信赖的停战协议。

    双方依据亘久不衰的等价交换原则,彼此通气,共享了红组绿组分别持有的情报。胡桃现身说法把人柱的渊源阐释明白,红archer也将绪方悠两年来调查到的内情倾囊相授。

    当年柴田将胡桃的密友菜菜子与阿妙一并辞退,正是为了防止她们对胡桃不明不白的“电脑死”心存疑虑,暗地里横生枝节。只可惜他机关算尽,算不出自己最后栽在了一个管账的手上。

    绪方悠掌握的情报有如下几点:

    1、如今游戏公司的管理者只是挂名,实际操作的正是“技术员”柴田。不仅如此,柴田家几代经商,家族其他企业也在各自的领域独占鳌头,是个不折不扣的钻石王老五。蒙特卡罗注册如果再年轻几岁,倒能做一回都市言情小说的理想男主角。

    2、柴田的妻子是个贤惠温淑的全职太太,膝下有一名年幼的独生女,名为柴田彩。小彩似乎患有严重的先天性疾病,不仅从未上过学,而且长年卧床不起,几乎无法与外界接触。但是,柴田并未为爱女求医问药,只是一心一意扑在工作上,就连女儿的看护也交由家中佣人全权打理。

    3、自从圣杯战争打响以来,柴田就将妻子佣人统统支开,只托一位修女装扮的年轻女子回家查看女儿的情况——这位修女在郊区一所教会供职,与柴田相识已久,来往密切,关系可用“红颜知己”来形容。

    4、柴田麾下已暴露身份的servant有四名。蒙特卡罗注册其中,已与胡桃打过照面的是柴田的saber,娱记小林的哈桑,以及人造人46号(当然,悠尚且不知他的本体)的berserker高文。除此之外,柴田彩的居所有assassin·“佐佐木小次郎”护卫,archer曾试图潜入,未果;master目测应是那位修女。

    …………

    在这些看似毫无关联的零碎断片中,存在着再突兀不过的违和感。

    柴田一向以踏实顾家广受好评,把妻女捧在手心里百般珍爱,几乎到了甘愿拱手山河讨你欢的地步。然而,独生爱女罹患重症、时日无多,他本可调动自己的财力和人脉遍请世上名医,却偏偏对女儿的病情不闻不问,一门心思搞起了穿越时空的研究。

    从中不难推断:柴田彩身负的“疾病”,已经超出了通常医疗手段的适用范围。

蒙特卡罗注册    这么一来,就与胡桃的知识对上了。

蒙特卡罗注册    ——知晓“人柱”系统存在的,只有诞下活祭品的、人柱的生身父母。

蒙特卡罗注册    【柴田彩是人柱之一,因身体负担过重而孱弱多病,甚至濒临死亡。为了将女儿从“为世界献身”的无理宿命中解放出来,父亲作出了决定。】

    如此解释的话,所有千头万绪的谜团都得以理清。

    柴田多年来呕心沥血开辟出前往异界的通道,又不惜利用身为人柱的胡桃和香织引来圣杯,从一开始便只倾注了一个愿望。

    ——要这世界,把我的女儿还来——

    …………

    至此,为当日一箭之仇耿耿于怀了两年的女人才明白,那男人执妄悲愿的尽头,有个沉甸甸的字眼叫“父亲”。

    (但是,即使如此……我这边也有,不能退让的东西。)

    “archer……我是说红色的那位。请转告悠小姐,她拖欠工资的事我可以不计较,能否请她同我们暂时结盟呢?别担心,你们不需要听我发号施令。我只希望与你们约定,在打倒柴田一伙之前不再彼此厮杀,专心对付共同的敌人。”

    “在打倒那个男人前组成共同战线吗……呵,真不像是小姑娘你的提案呐。”

    银发青年扬起剑眉,毫不掩饰眼底的狐疑之色。

    “悠虽然嘴上不留情面,背后却常说你是个仁慈天真的家伙。这样的老好人,会对苦恼挣扎的父亲和可怜的幼女见死不救吗?”

    “喂,挖苦人也差不多一点。你这家伙,不要摆出一副对大小姐很了解的样子——”

    “住手,archer。”

    胡桃抬手拽住一旁陡然立起的绿色英灵,摇摇头示意他不必动怒。

    见罗宾汉依旧面带不平之色,胡桃叹了口气阖上两眼,向着空无一人的黑暗静静发话道。

    “啊啊,确实。我对柴田父女的遭遇深感同情。遗憾的是,柴田先生似乎一点都不同情我的遭遇呢。他好像会错了意,认为用别家女儿的人生去交换自家女儿的性命,是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

    红衣男人没有接话,只是淡然凝视着卧榻上的女人等待下文。

    “那么,他和损人利己的犯罪者有什么两样?偷盗抢劫也好,诽谤骚扰也好,都是为了满足自己无聊的*而践踏他人。柴田先生的不同之处在于,他有‘为了拯救女儿’这一高尚的信念。……可是archer——卫宫君,你当真认为那个愿望是高尚之物吗?”

    “作为父辈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愿望吧。但是,那个人稍稍有些做过火了。”

    红archer慢条斯理地答道。

    胡桃点点头,干涩地微笑了一下。

    “我啊,不认为那是高尚的。柴田先生只不过是迁怒而已。因为女儿被赋予了‘世界之柱’这种荒诞的宿命,所以他对强压在女儿肩上的世界发怒了。他的愿望——‘解除人柱职责’是违反因果律的大手术,即使使用了万能之釜,这个世界的基本骨架也会被刻下无法弥补的伤痕,搞不好还会导致次元崩塌。到那时,我们也不必上网淘末日小说了,拉开窗帘看看就是。”

    “什……?!”

    两名弓兵和远坂凛都面露震惊,凛更是心急火燎地一下扑上前来,险些撞上胡桃的鼻尖。

    “这、这是真的吗……?!那样的话,我们不是也……”

    “不错。”

    胡桃沉着嗓门肃重颔首。

    “我本打算在圣杯战争结束后开启通道,将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们送走。但是,如果世界本身发生崩溃……”

    “怎么会……那个柴田,明知这样还……?!”

    “看来是。说不定他早已研发出了无需人柱就能穿越时空的技术,一旦实现愿望便带着妻女远走高飞……他想把这个残破的世界丢在脑后。”

    胡桃翻过身去,背对着一屋子人狠劲咬了咬牙。女人波澜不惊的平淡声线中跃动着澄清的怒火。

    “——只有那件事,无论如何都不能原谅。”

    决意已不可动摇。

    剩下的,就只是在熏天战火中将这份决意贯彻到底了。

    胡桃无意再与悠拼个你死我活,早已和绿archer商定做好了弃权准备,所以柴田一役将是她最后的战斗。

    挣扎于杀人和被杀中的日子,这样便结束了吧。

    她疲惫地想。

    ————————————————————————————————————————

    …………

    胡桃沉沉一觉醒来,窗外的光景已是日薄西山。她感觉体力稍稍恢复了些,立刻软硬兼施逼着archer将自己“挪回家去”。

    “躺在悠小姐的床上我感觉浑身发毛,总觉得会被她趁机盘剥上半辈子。”

    这是她的原话。

    “哦哦是吗……话说回来大小姐,那座洋馆明明也是别人的房子,你怎么就能理直气壮赖在那儿?”

    罗宾汉懒得与她较劲,只老老实实拽起胡桃胳膊揽到自己肩头,随口贫了句嘴。

    “那有什么。基友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我的东西也是基友的东西嘛。……虽然我没什么东西。”

    “……”

    绿archer据此得出结论,【基友】是一种十分有用且好用的居家旅行必备产品。

    后来他与lancer共享了这个观点,单纯正直的枪兵当即恍然大悟,拊掌大呼:

    “原来如此,难怪小松大人和日见坂大人都那么热爱基友!!”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正解。

    由于胡桃重伤在身,一路上没有多余气力同archer拌嘴,两人难得平静安分地回到了住宅。然而刚一拐过转角,某一幕不可思议的景象当即直直撞入了胡桃眼帘。

    “……冬……冬树?!”

    那绝不是失血过多导致的晕眩或幻觉。

    胡桃的双胞兄长、日见坂冬树本人,此刻正一板一眼、神情庄重、昂首挺胸地杵在洋馆门前——

    ——跪搓衣板。

    “……。”

    胡桃面无表情朝即将出声叫喊的archer小腹狠捶一拳,强攀着他的脖子向后拖去。

    她一手死死绞住英灵的喉咙不让他出声,一手胡乱揉了揉眼睛,再次将视线投向门口定睛细看。

    ……嗯,怎么看都是如假包换的搓衣板。

    ……就是那种,手动洗衣时代使用的,表面布满锯齿形棱角的,患气管炎的窝囊男人经常被老婆赶出门外跪的,搓衣板。

    “啊,有客…………欸?!”

    正襟危跪的冬树听见脚步声渐行渐近,下意识地回转头来,正对上胡桃匪夷所思的视线和足足拉长了半尺的扭曲面孔。

    “…………”

    “…………”

    腹部开了个风洞,树袋熊一样悬挂在男人脖子上的妹妹。

    保持着朝圣般端正肃穆的姿态,长跪在妹妹(基友的)家门前的哥哥。

    两张眉眼相似的面孔犹如对镜自照一般,五官凝滞,面面相觑。

    然后,冬树率先作出了反应——

    “胡、胡胡胡胡……胡桃!我对不起你——————————!!!”

    维持双膝着地的姿势,冬树高举两臂猛然朝地面扑倒下去。

    他的额头发出光是听着就让人倍感疼痛的“咚”的一声,狠狠磕到洋馆门前的水泥路面上。

    “………”

    面对在自己面前诚心诚意五体投地(膝下还垫着搓衣板)的哥哥,胡桃只是浑身僵直地凝固在原地,以空洞而冰冷的眼神怔怔俯视着他。

    “………………你是谁。”

    “我?我当然是冬树啊?!等等胡桃,莫非你头部受伤丧失记忆了……快过来让哥哥看看!!”

    “…………嗯。这副蠢样,看来确实是我家哥哥。”

    胡桃像是认同了什么一般自顾自点起头来,眼中冻结的寒意却不见溶解。

    “那么,解释一下?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双亲’,你要是无缘无故在菜菜子门前下跪,就算是亲生哥哥我也不会轻易放过哦?——不对,就因为是亲生哥哥,我才不能对你的犯傻视而不见。”

    “嗯嗯,我知道。”

    不知为何,冬树也笑容满面地连连点起了头。

    “——我温柔可爱的妹妹,就连我犯傻都无法置之不理,又怎么会眼睁睁看我被杀呢?”

    “…………!!”

    胡桃只觉脑袋里“轰”地一声炸开了花,当场一个趔趄朝archer身上歪倒过去。

    “……哥哥,你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明明对宅文化毫无兴趣,最近也看起奇幻漫画来了吗?”

    她按着胸口连做了好几次深呼吸,这才以微微震颤的声音发话道。

    “嗯,我偶尔也想试着理解胡桃的世界啊。不过真够折腾人的,fate系列的作品也实在太多了,我可是一直挑灯夜战在补习呢。”

    冬树一如既往注满亲切与慈爱的笑容,如同一轮盛开的向日葵般明媚耀眼。

    比那个笑容更为扎眼的,是他手上清晰可辨的三枚令咒花纹。

    “——为了在圣杯战争中保护胡桃,我这个哥哥不努力可不行呐。”

    “…………”

    始终萦绕于心头挥之不去的不祥预感,终于获得了沉重的落实。

    这世上独一无二、一体双生的亲人,唯一不希望将其卷入争斗漩涡的人,她到底还是连累了。

    当初她耗尽令咒为吉尔伽美什受肉,明知三枚令咒才能够勉强赋予他完整的肉身,却还固执地从中抽出一条,命令他在圣杯战争中保护冬树周全。

    为了弥补欠缺的魔力,胡桃和吉尔伽美什之间的魔术回路并未断开,两年来她一直持续为英雄王的现世提供魔力。倘若不是依赖人柱接近于无底洞的魔力贮藏量,如今胡桃早已油尽灯枯了。

    为了保护唯一的兄长,她不惜做到这一步。

    因为日见坂冬树,无疑是值得她做到这一步的人。

    但是,所谓“寄放于两具身体中的同一个灵魂”的双生子,要出极品也必然是一出一对。

    fuyuki。kurumi。

    两人的想法,就如同这两个名字的声响一般音韵和谐。

    胡桃的信念就是冬树的信念,冬树的坚持即是胡桃的坚持。

    “哥……哥。”

    金发女人无力地扯出一个苦笑,小声嗫嚅着向跪姿青年伸出手去,轻轻触上他细软的碎发。

    (啊啊……真是和我一样,无可救药的男人。)

    ——自从胡桃记事以来,没有一次与父母温暖的相会,就连家长会都是由小小的冬树顶着流言非议出席。冬树发育得早些,小学时代就已修长结实,因此刻薄的同学往往针对面相羸弱的胡桃。那时胡桃常被人讥笑为没爸妈的野种,冬树便一手搂着妹妹、一手挥着竹刀气冲牛斗地高叫:“谁说胡桃没有父母?我给胡桃当爸当妈,谁也不许动她!!”

    日见坂胡桃能够成长为随处可见的平常少女,多半是托了这个傻气哥哥的福。

    虽然嘴上抱怨着麻烦碍事,她却没有一日忘记这份相依相伴的恩情。

    “我说,哥哥你啊……”

    女人纤长的手指如同抚摸婴儿面颊一般,徐缓而轻柔地绕过男人微长的刘海。

    “到底为什么要在门口跪搓衣板啊啊啊啊啊啊——————?!!!!”

    说时迟那时快,胡桃毫不含糊地一把揪住冬树额发,摁着他的脑袋将他整个人重重掼到了水泥地上。

    “呜咕……!!别冲动胡桃,你、你听我解释……我的servant尼禄昨晚和小松同学的lancer相约决斗了……呜噗!我……我明明是想帮助胡桃的,却误伤了胡桃朋友的英灵……幸好我及时认出了小松,万一他们拼个你死我活……哇啊!!都是我的错,我不该瞒着胡桃参战,更不该和你的朋友动手,我不知道要怎样向你道歉才好……对不起,我不是个好哥……痛!”

    “你喜欢撞地是吧?要多撞几下是吧?!冬树的脸就是我的脸,拜托你别轻易糟践自己好吗!!你不是说过要给我当爸当妈么,那就拿出长辈的架势来啊,在这里跪什么搓衣板!跪什么跪!!”

    胡桃趁着兴头吼了个痛快,咆哮告一段落后才后知后觉地回过神来:

    “……………………你说什么,尼禄?那个胸部和樱有一拼的罗马女帝吗?”

    “是,是的……”

    冬树已被撞得满面泛红、口齿不清,只能伏在地上奄奄一息地回答。

    “……!!”

    胡桃一瞬间变了颜色,用力提起冬树的领口拉近面前。

    “——尼禄在哪儿?我想要个签名。顺便还想问问丰胸秘诀,我是说顺便。”

    “在,楼上……尼禄她……带了英雄王和征服王回来……再加上你家几个朋友,凑了一桌人……正……正在…………”

    “……在干嘛?”

    “在…………聚众赌博。我找到搓衣板出来的时候,lancer已经快要把连体紧身衣输掉了……”

    作者有话要说:开学第一更www新学期新气象

    我想是没人记得了,卷二开头尼禄和枪哥大白天掐架被贞德阻止,当晚尼禄和闪闪大帝开了新三王宴,所以约定下一晚决斗,也就是胡桃被开洞、出云觉醒这一晚。这文时间轴还挺紧凑的嘤【不要自己说!

    卷三标题“放河灯”,不理解的姑娘可以百度【喂】

    如果说通常圣杯战争是个你死我活的故事,那么宅圣杯战争应该是个你好我好的故事。

    剩下的就是决斗了。决斗完end,end了就修文定制,再然后就准备二战……最近天野和老虚的精神契合度异常之高,我好难克制自己“召唤骸姐做lancer”的*…………

    【福利】之前说过的游戏自配音……软塌塌的女声是我,苦逼的男声是关俊彦大大(喂)因为太喜欢女主不自觉嘴贱的产物,请轻抽www米娜阿姨洗铁路!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

页面底部区域 foot.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