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第五幕 梦醒时分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Fate/Hero back(伪综漫)作者:川上羽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css-auto.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Fate/Hero back(伪综漫)》 44第五幕 梦醒时分
    【宅圣杯战争·第五日黄昏】

    【绿队洋馆】

    …………

哪里有秒秒彩    “胡——桃————胡桃?呜……呜啊啊,你别吓我啦胡桃!!胡桃,你又躲去哪里了——??别闹了好吗,我知道你生我的气,不管键盘还是搓衣板我都会去跪的,拜托你至少露个脸吧!!”

    “奏者,稍安勿躁。这座宅第里已没有汝双生妹妹的气息了,汝的喊声无法传达到她耳边。”

    “不不、不可能的!我可爱的妹妹怎么会丢下我一个人——”

    “……奏者,有句话朕思忖已久,不知当不当向汝直言。汝的妹妹她……不是时常丢下你么?”

    “你已经直说了啦——!啊啊,胡桃、胡桃……到底去哪里了啊……胡桃——!!”

    “冷静下来,奏者!也别向窗外跳,汝的妹妹不会扒在外墙上的!”

    …………

    “……”

哪里有秒秒彩    藤紫色短发的少女悄悄将虚掩的房门拉开几寸,透过门缝无声窥视着走廊上鬼哭狼嚎的凄惨一幕。凝立良久,少女方才小心翼翼地轻推上门,向倚在床边的白发男人投去欠缺生气的空寂视线。

    “雁夜叔叔……不告诉他们,好吗?”

    “……啊啊。”

    男人抬起灰暗憔悴的面孔来,以沙哑却满怀慈爱的嗓音开口道。

    “现在也只能相信那个人了。”

    即使这个“不承认魔术”的世界抑制了刻印虫的侵蚀,间桐雁夜受损的身体机能也已无法复原。对于胡桃、阿妙和菜菜子代替他投身战斗一事,雁夜口头上虽未明言,其实心中始终抱持着谢意。

哪里有秒秒彩    胡桃瞒着冬树离开洋馆前曾向兰斯洛特嘱托之后的行动,作为名义上掌控令咒的御主(为兰斯洛特提供魔力的是川岛妙),雁夜自然也从骑士口中得知了胡桃的去向。

    然而,面对此时冬树歇斯底里般的疯狂寻找,雁夜也同兰斯洛特一样选择了缄口不言。

    共处时日虽然不多,他也算是亲眼见证了胡桃从青稚少女到强韧女性的飞速成长,多少能看出她身负的不凡之处。

    ——胡桃决定的作战配置,总是【合理且正确】的。

    只要遵循她的做法,一定能抵达众人所期盼的胜利彼方。摇摇欲坠的世界观将会得救,一切事物回归应有之态,所有人都能幸福和乐地生活下去。

    所以,只要像平时那样相信胡桃的判断,听从胡桃的决定,让现实如同她脑内转动的小剧场一般上演谢幕……

    ——但是。

    “……以那种手段获取的胜利,真的能够称作是‘所有人的幸福’吗。”

    不知不觉间,男人干燥的喉管像是没有拧紧的水龙头的一般,真实的心声携着几分疑念悄然漏出。

    “咦?”

    小樱虽然过早品尝了常人一生都无法体会的绝望苦痛,心智上却依然懵懂天真,不解地歪了歪细巧的颈子。

    “雁夜叔叔,刚才……说了什么吗?”

哪里有秒秒彩    “啊啊哪里有秒秒彩皇裁矗俏易运底曰啊!

哪里有秒秒彩    雁夜笨拙地搪塞过去,向前倾了倾身子,伸长手臂将瘦弱的少女揽近身边。

    “……那么,小樱是怎么想的呢?”

    “怎么想……”

    少女紧挨着雁夜在床沿上坐下,有些困扰地扑闪着雾蒙蒙的大眼睛。

    “是说……胡桃姐姐的事吗?我不是特别明白……”

哪里有秒秒彩    “什么都可以,随便说说对那个人的感觉好了。”

    “唔……”

哪里有秒秒彩    女孩微微瑟缩了一下,绞着双手为难地偏了偏头。

    “虽然不是很明白……那个人,和以前的雁夜叔叔,有相同的眼神。”

    “啊?”

    着实是出乎意料的回答,雁夜的声音因错愕而微微一滞。

    “小樱,‘和我相同’是说……?”

    看见男人惊异的神情,大约是以为自己的回答不合他心意,少女的自信心立时同嗓音一起缩水了好几号,本就纤瘦的身子也蜷得越发紧了。

    “嗯、嗯……”

    那种感觉,该怎么形容呢。

    或许是太久没有人向她征求意见,樱早已不习惯对外界发表自己的观点,只得拼命从枯肠中摸索合适的语句。

    “那个人……每次来向我道别的时候,眼神都很悲伤……每次都,好像再也回不来了一样。虽然悲伤,但是又非常坚定……那个人是知道的,出去了就再也回不来——明知回不来,还是决心要去……就是这种感觉。以前的雁夜叔叔,也有那样的眼神。”

    踏出这一步的话,就无法安然而返。

    明知如此,却还是有不得不向前迈步的理由。

    一厢情愿、以卵击石的愚顽,以及九死不悔的坚贞。

    孩子是再敏感不过的——正像小樱模糊觉察的那样,如今的日见坂胡桃,昔日的间桐雁夜,都曾持有这般相似的心性与觉悟。

    “那个,叔叔……我说错了什么吗?”

    “不是的,一点都没有错……小樱真细心呢。叔叔自己都没有注意过……”

    凝结于眼底的冰渣似乎一瞬间涣然消释了,雁夜忽然感觉眼眶里有点久违的湿热暖意。

    终究是……传达到了吗。

    自己始终渴望亲手拯救、却又无法向她剖白本心的孩子,终于意识到了他一次次投身虫仓时胸中怀抱的悲怆决意。一直以来,他仅凭意志力压抑着刻印虫啃啮血肉、吸噬骨髓的痛苦,即使明知自己的结末唯有悲惨丑陋的死亡,即使明知这声“一路顺风”之后不可能再续上一句“欢迎回来”,他还是会选择义无返顾地赴上死途——只要尚存一线夺回小樱自由人生的希望。

    雁夜并不是完全崇高无私的人。与此相反,他是个卑微而夹带私心的小人物。

    对葵的爱意无处着落,又叠加上了自己放弃家业而导致小樱落入魔窟的悔恨,这个人生命中最纯粹炽烈的火焰早已燃尽了,只残留下了“救出樱”这么一小撮尚带着热度的劫后余灰。解救心爱之人的女儿,杀死让她哭泣的男人——那样的话,自己一定能让她再度绽放出幸福的笑容吧。为她带回笑容的自己,也将因此而拥有些许存在价值吧。

    ——小樱什么都不需要知道,叔叔会把一切都解决的。

    多么漂亮的谎言。

    说什么不计回报,什么只要你们幸福就好,尽是些拙劣的自我安慰与自我满足。

    其实希望有人能理解自己的心情。

    其实希望有人告诉自己“你没有做错”。

    其实非常希望,能够在自己呼吸断绝之前,听到少女用清甜稚嫩的嗓音对他说一声“谢谢你啊”。

    “……叔叔?”

    “啊,没什么。”

    雁夜猛然醒过神来,手掌有些僵硬无措地轻轻落在少女头顶,像是担心碰坏瓷娃娃一般温柔地摩挲着。

    “的确,那个人明知回不来也会往外冲……小樱,希望胡桃姐姐能回来吗?”

    少女毫不迟疑地用力点了点头,随即又怯生生地垂着头支吾道:

    “真的能实现吗,我的愿望……”

    她风中芦苇般细瘦的身躯有一丝微弱的颤抖,仿佛坠落在地、挣扎着扑扇残翅的蝴蝶一样。

    雁夜一怔,略微浮起的心绪再次重重沉回谷底。

    难怪她会如此消极——直到因莫名其妙的穿越脱出间桐家为止,樱的祈求也好哀呼也好,一次都不曾得到神灵的回应。

    “啊啊,这次一定会实现的。叔叔向你保证。”

    不自觉地,环住少女的手臂上加强了力道,像是要燃尽最后一点余热、从世间的凄风苦雨中保护她那样。

    或许是感受到了雁夜强烈的意志,少女幼弱的面庞上浮现出充满安心感的恬静笑容。

    “嗯。一定会回来的。”

    ——————————————————————————————————————————

    与此同时——

    “我认为我们回不去了。”

    七草出云干脆地将两手一拍,就近寻了个树桩一屁股瘫坐下去。虽然嘴上说着耸人听闻的台词,少年的神情与语调都异常平静,怎么看也不像是濒临绝境的模样。

    就在半日之前,日见坂胡桃破天荒头一回态度诚恳地向出云提出请求,把今日决战中的分工委托给了他。

    所谓“吃软不吃硬”,对二次元人物来说或许是个傲娇系萌点,但对社会人而言绝对称不上什么优良品质——太容易被笑面虎给卖了。

    出云就是这么被卖的。

    虽说他早知胡桃那一肚子黑泥里长不出白莲花来,不过竟然指派他拖上战斗力负数的香织去包抄柴田老家(顺便绑架幼女)……这是人干的事吗?!

    尤其令人发指的是,他们还在别墅周围的茂密树海里迷路了!!这个男人选房址时到底在考虑些什么?!!

    ……好吧,他在考虑夺取圣杯和研制人造人。他确实需要一座深山树海中的秘密基地。

    “欸~~出云君,放弃得也太快了。再多努力一下嘛。”

    栗发少女以嗔怪的口吻娇声催促着,面上却没有半分惊慌着急的样子。事实上,她非但不显惧色,反而像是来林间观光旅游一样哼着轻快的小调儿,随手将裙摆一撩便麻利地在出云身边抱膝坐下。她一边亲昵地抬手摘去出云鬓角沾上的碎叶,一边俏皮地冲他吐了吐舌头。

    “嘿嘿,以前好像也一起迷路过呢。不过太好了,只要和出云君在一起,我就完全不觉得害怕。啊~~命运真是循环往复呐——出云君,以后也会一直跟我在一起吧?”

    “……”

    出云并没有一如既往作出积极的响应。他蹙眉打量了一会儿少女酷似大号洋娃娃的娇憨举止,渐渐流露出几分头疼的神色来,终于一手撑着太阳穴沉下面孔。

    “……我说,香织。”

    “什么?”

    香织立即戴上一副闪出八颗牙齿的明媚笑颜,和往常一样亮开软绵绵甜糯糯的嗓门撒起娇来。

    “出~云~君,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你该不会残酷到驳回可怜少女的心愿吧?不会抛下我一个……”

    “……适可而止吧。”

    出云直直凝视着眼前如画中天使般一脸烂漫纯真的少女,然后——毫不隐讳地断然拒绝。

    “香织,你打算假扮那副德行到什么时候?”

    “…………欸?”

    “虽然我不讨厌小鸟依人型的女孩子,但香织根本不是那种人。说实话,违和感强过头了,看着很不舒服。”

    “那、那个……?”

    想必是理解了少年言外的深意,香织一时间显出些孩子被大人戳穿谎言时特有的措手不及,滴溜溜乱转的眼珠间半是尴尬半是羞愧,刚焦急地张开嘴试图分辩什么,又在出云极具穿透力的严厉视线下悻悻收了声。

    “出……云君?我不明白你……”

    少女的嘴唇机械地一开一合,紧揪前襟的手指也有些不易觉察的痉挛,看上去活像条刚被人捞出水面的热带鱼。

    “不,你明白的。”

    又是一声将情感遏制到极限的冷酷断言。

    黑发少年竭力对香织泫然欲泣的悲伤神色视而不见,自顾自面无表情地拈起一枚石子,信手抛向空中又灵巧地一把接住。

    “香织的记忆,其实早就恢复了。不管是你被柴田诱拐前真正的经历与人格,还是我们之间孽缘的真相,你全部都回想起来了。既然想起来了,就别再装作一无所知的痴傻样子——那不就等于是对现实认输了吗。我不记得自己有交过这么软弱的朋友。”

    ——对了,就是这个。

    出云一直想传达给香织,却一直找不到合适机会开口的话。

    自打两人先后从虚假记忆中解放以来,他们便双双认识到了无数颠覆三观的冲击*实。其中之一就是:被柴田洗脑之前、持有真实自我的白鸟香织,根本不是这种温室小白花一般的娇气角色。这两年来,她在出云面前表现得像个一颗糖就能骗走的傻姑娘,完全是记忆遭到强行改写而导致的连锁反应。

    随着暗示的解除,香织的心智人格理当同记忆一起恢复如初。在出云看来,她至今仍强作出一副不谙世事的模样,只是因为“刻意移开了视线”而已。

    “白鸟香织是童话城堡中快活无忧的公主,七草出云是悉心呵护她的忠实骑士;他们亲密无间地一同长大,此后也将幸福圆满地日日相随”——这段人为编造的故事实在过于美好,以至于被设置为主人公的少女不舍得撒手而去。于是,她固执地继续扮演着懵懂无知的公主,一心只想永久沉溺在这个樱粉色的美梦里。

    但是,就如再美好的白日梦也不可能久驻不醒,无忧无虑的童话剧也终有散场之时。如果强留着不肯返回日光底下,结局只能是同废弃的舞台一起朽烂成尘。

    所以,无论梦醒时分多么痛苦、多么难以忍受……差不多该让香织心中的幻景落幕了。

    ——你要装到什么时候。

    ——要逃避现实到什么时候?

    “……”

    仿佛流经了几个世纪那么漫长的时间,洋娃娃般僵硬肃立的少女才捏着一绺鬈发微微翕动嘴唇。

    “……抱歉。和出云一起度过的日子真的很开心,我好像有点得意忘形了。”

    不再拖着娇软的尾音,也不再伴着故作忸怩的神态。

    即使面貌服饰如故,少女与方才为止的稚气模样已是判若两人。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出云简直会以为这蠢丫头刚被十年火箭炮打中了。

    不等出云应答,香织忽然扑通一声在他面前跪坐下来,以出人意料的可怕气力紧紧攥住了少年搁在膝上的两手。

    “出云,不会讨厌我吗?——事先说明,我也是有觉悟的。如果做回自己就必须被出云讨厌,我宁可一直扮演那个笨蛋香织。”

    “……等等。等一下。你说什么?”

    立场顷刻逆转,这次轮到出云顶着满头冷汗直坠九里云雾了。

    “我是说,如果我做回原来的自己,出云不会讨厌那样的我吗?不再对你撒娇,不再用小女生的腔调,不再干些逗你发笑的傻事……即使这样,也不会讨厌我?”

    “所、所以说等等。为什么我要为这种事讨厌你?不如说,蠢货香织才比较让人头疼……”

    “欸欸?!”

    伏在出云膝边兀自消沉的香织如遭雷击,立刻夸张地将面孔一下子猛扬起来,结果头顶不偏不倚击中少年下颌,当即撞出响亮而沉闷的“咕咚”一声。

    “出云你,原来不是喜欢笨蛋女生吗————?!!!”

    “……真失礼,有必要惊讶到那种程度吗。我在你眼中是什么形象啊,到底。”

    出云一手揉着被磕到白里透红的下巴,边倒吸冷气边恨恨甩出话来。

    (等等……不会吧。香织坚持那副无知少女的扮相,莫非不是为了逃避现实,只是想装痴卖傻讨我开心?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好蠢……但是想太多的我似乎更蠢……话说回来,她为什么会误认为我喜欢傻女孩。我有说过让她误会的话吗……?)

    答案来得比预想中还要快。

    香织下一声足以震散头顶密荫的嘹亮告白,让出云险些当场将身下的树桩压成木粉。

    “可是、可是啊!胡桃小姐说了,根据她中学时代长年担任云雀恭弥脑残粉的经验,那个人只对小孩子和小动物温柔相待,而且特别宠爱一只圆滚滚的胖鸟和一只圆滚滚的刺猬,所以以他为原型的出云一定也喜欢小肥鸟一样从外形到内在都圆滚滚的笨蛋女孩!胡桃小姐真是个可靠的人生前辈,你看,她还亲切地为我制定了增肥计划——”

    “……很好,我明白了。你果然还是个笨蛋。关于我的兴趣爱好以后慢慢聊,总之我先倒戈把那个阿姨杀了。”

    作者有话要说:快完结了就罗嗦一点……这个文俺大意了,一下子把原创人物扩得太多,每个人戏份被切碎,完全没有预想中的群像效果,总之笔力不够失败了很抱歉,下次我会注意的……至少完结前想给每组人物一个独立镜头。本章就是关于笨蛋笨蛋和笨蛋的故事【谜】概括来说就是雁樱终迎大团圆,香织和出云白痴情侣属性全开,大明湖畔的委员长全程躺枪【没有误

    虽然实际上已经变成了不同的人,出云还是被各种代入……胡桃当面说“你是个独当一面的好男人”,转头就会告诉香织“他肯定继承了原型的什么东西!比如品味之类!”——人造人是多么悲伤的存在啊。

    被洗脑之前的香织是个温柔识大体的可爱姑娘,不过在关于出云的问题上智商为负(当然,胡桃在雀哥方面智商也为负)。老实说之前有打算写出云x香织的过去番外,但总觉得“原创cp的罗曼史谁要看啦!”otz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

页面底部区域 foot.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