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第十章 圣杯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Fate/Hero back(伪综漫)作者:川上羽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css-auto.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Fate/Hero back(伪综漫)》 51第十章 圣杯
    【宅圣杯战争·终日】

    【柴田游戏会社,社长室内】

    ……

    “你说什么?”

环球彩票网投代理    端坐在办公桌后的男人一脸怀疑自己出现幻听的愕然表情,似乎想拉起嘴角扯出一个邪诡傲世的冷笑来,却不知怎么力不从心,面部肌肉一塌歪成了张阴惨惨的哭脸。

    “小鬼,你有胆就再说一遍!”

    “要我说多少遍都可以。你从一开始就搞错了,胡桃不是人柱——她带来的圣杯,绝对无法实现你的愿望。”

    与之相对的青年声线虽然分贝不高却极为坚定,丝毫不输于柴田守气急败坏的喊叫。

    他以“事关柴田先生女儿性命”为由求见,果然轻而易举便获准进入了柴田的个室。但他不曾想到的是,柴田的反应似乎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激烈,一点不像是假想里那个老谋深算、步步为营的野心家。

环球彩票网投代理    不过短短两年,这男人处心积虑想为女儿开辟一条生路,昔日乌黑光亮的鬓角竟添了不少华发,文质彬彬的面孔也反射性地扭曲着,几道利器刻划般的褶子深深横过他的眼角与额头。

    胡桃与香织经此劫难一夜成人,这位罪魁祸首倒像是老得多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吗。)

    回想起自己冷酷疯狂的父亲、羸弱绝望的母亲、以及被父母亲手断送了人生的妹妹,日见坂冬树只觉胸口翻滚起一阵讽刺般的抽痛。

    “不可能!!如果她不是人柱,她怎么可能把圣杯从那个世界……”

    “柴田家的小孩,好像是第一次被选为人柱呢。”

    青年状似轻描淡写地顾左右而言他,全然不惧柴田咄咄逼人的气势和身后全副武装、手按剑柄的金发骑士,只是挺直腰背定定站在他桌前,目光如炬的苍蓝瞳孔直逼对方充血突出的眼球。

    “那又怎样?”

    “所以啊,你不知道也是难免。我们日见坂一家,是握有替换人柱的秘传‘替身’之法的。”

    青年歪了歪脖颈,笑得更为自在从容。

    “难为你对胡桃寄予了如此厚望,但她只是个不顶事的替身娃娃而已。真正的人柱——刚出生不久就遭到替换的是我,柴田先生。”

    “什……!!”

环球彩票网投代理    “啊,不必那么紧张。因为人柱力量移交的关系,我现在只是个在英灵面前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而已……”

环球彩票网投代理    日见坂冬树含着笑意温声安抚道,不等柴田松口气便闪电般地跨步纵身,甩起手来就是重重一拳捣在他腮帮上。

    “……!!”

    saber硬生生将一声“揍得好”闷回了喉咙里。

    尽管对御主有千般不满,她至少必须在名义上遵从骑士之礼。

    更何况,高文的生死与理性还掌握在这个男人手上……

环球彩票网投代理    “你、你这家伙居然——?!saber,给我收拾掉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

    “唔……”

    少女不禁再次屈辱地咬紧了下唇。

    如果对手是archer、rider或者任何一位与自己旗鼓相当的杰出英灵,她还可以暂时忘却御主间的纠纷全力应战。但对方只是个不具备丝毫魔术能力的人类青年,难道自己也要向他出手、玷辱亚瑟王的荣光么?

    saber这厢正纠结得天翻地覆,那边冬树却是泰然自若得仿佛刚才只是拍了只苍蝇。他也真像拍过苍蝇一般满面嫌弃地掸了掸手,方才转向柴田一字一顿道:

    “不过,教训个把人类还绰绰有余。刚才那下是胡桃的份。”

    “什……哇!”

    冬树不给他喘息之机,反手又是一拳挥了出去。

    “这次是小香织的份。她的事我都听说了,我很好奇一个人得无耻到什么程度才会下手伤害那样一个不知世事、对整个世界都温柔相待的女孩子。”

    “……”

    saber紧攥圣剑的掌心已经沁出了一层薄汗,却怎么也拔不出锋刃来指向他。

    “咳,咳咳……所以说,那又怎样?既然她对所有人都温柔,那为什么不能分出一点温柔来救救我的女儿?”

    柴田大概自知不得人心,也意识到冬树无心伤他性命,便不再喝令saber出手救助自己,只跌坐在地上强硬反驳道。

    “你应该分清温柔和滥好人之间的区别。至于好爸爸和混帐之间的区别……我想你也搞不清。”

    温柔指数与香织相差无几的老好人青年掰着拳头,以前所未有的冷漠声音如此说道。

    不等柴田回应,又是一记勾拳带着怒火结结实实锤在他颧骨上。

    “这一拳是为七草出云,还有其他被你玩弄的人工生命体。我知道你想通过增殖同伴来获得更多的master席位,事实上出云与berserker的御主确实被选中了。你满足了,可是他们呢?没有名字、没有记忆、没有家人,只知盲目服从你命令的他们被你抛弃之后,究竟还剩下什么呢?”

    “他们本来就是我培养出的道具——”

    柴田捂着青肿的脸颊强辩道。

    “是啊。对于神来说,你我这样的人类也不过是打发无聊的道具罢了。”

    冬树直起身来俯视着他,眼光中燃烧着近乎痛心的悲愤。

    “柴田先生……你与你所痛恨的神明,早就没有任何区别了。”

    ——你最讨厌的人,往往能把你变成你最讨厌的样子。

    这原本是胡桃用以自我苛责的台词,却在柴田身上应验得格外贴切。

    他比谁都厌恨造世主的傲慢、残忍与任性,自己却因此成为了一个更加傲慢、残忍、任性的造物主。

    他对人柱少女与人造人的所作所为,早已分毫不亚于神的冷酷行径。

    面对受害者的质问,男人无话可说。

    “……是啊,我承认。为了我的女儿,我可以牺牲其他任何人,包括我自己。不错,我确实自私自利、确实伤害了你的妹妹和那个乡下丫头,或许也确实制造出了一批悲哀的异形,但只要这些牺牲能换来小彩的平安快乐,这一切都不足挂齿。”

    柴田不知哪儿涌出的力气,突然一把揪住冬树的衣领将他拉近自己,咧开嘴角露出染着几分狂气的狞笑。

    “其他人是死是活,老子根本他妈的不在乎。”

    冬树低低倒抽一口凉气。

    他疯了。

    冬树本打算对柴田略施惩戒再点破真相晓之以理,大不了就搭上自己一条性命——只要柴田动手杀了自己,胡桃便会同时丧失一切人柱特征,被胡桃的力量牵引而来的“圣杯”也会自然物归原处。

    如此,一切就可轻易落幕了。

    照眼下的情形来看,柴田早已不是可以凭言语打动的对象,根本无法指望他认清事态主动收手。即使冬树申明圣杯无用,他也只会紧抓着这根救命稻草死不撒手吧。

    (看来唯有拜托saber了断了我让圣杯消失,才能用现实逼他清醒了……不过,我本来也是这个打算。)

    冬树苦笑着这么想道,刚欲开口——

    身后刚闭上不久的办公室门,再一次重重朝内打开了。冬树以为对方增援到来,下意识地向前一扑反扭住柴田手臂,但saber终究无法对他的举动继续袖手旁观,二话不说便挥剑架上了青年的脖颈。

    而门外来客则干脆无视了室内翻滚的腥风血雨,一黑一白两道娇小的身影连蹦带跳闯入修罗场来,绕过冬树从左右两侧扯住了柴田衣角。

    “叔叔,爱丽丝听你的话把入侵者解决掉了!”

    “嗯,爱丽丝和我一起解决掉了!”

    “叔叔叔叔,现在可以陪爱丽丝玩了吗?”

    “爱丽丝,叔叔一直都是个讲信用的人,一定会陪我们玩的。”

    “——”

    尽管了解过对方阵容后多少有些心理准备,冬树仍然被眼前的景象惊得一时忘了躲闪,任凭冷冰冰的剑锋紧贴着自己的皮肤。

    由童谣中诞生的架空英灵,caster。

    caster在电子之海的圣杯战争中为少女爱丽丝所召唤,以《爱丽丝镜中奇遇记》为原型,借助爱丽丝的形象而现世。也就是说,这位与御主貌若双子、共享姓名的英灵是爱丽丝的镜中投影,只有依附于人才能作为实体存在。

    左边雪白公主裙的女孩是master。

    右边暗黑哥特装的女孩是servant。

    两人都满口叔叔叔叔叫个不住,显然是与柴田相识已久了。

    从眼前这幅亲亲热热的父女天伦图来看,柴田多半是由于某些机缘巧合拾得了误入这个世界的爱丽丝——就像悠捡到凛和韦伯、阿妙捡到樱和雁夜一样,并花言巧语同她建立起了好心大叔与天真萝莉间的信赖关系。

    说实话,这世上大概没有比爱丽丝更好劝服的孩子了。

    生前从不被人正眼看待的她,只是希望有谁能好好看着自己而已。

    (听尼禄的说法,与爱丽丝交战的应该是出云他们才对……难道说,那些孩子失败了吗?可是,明明还有其他人跟着……)

    冬树正高速运行着头脑风暴,只听门口又是一阵响动,瘦高个儿的黑衣男子运麻袋似的扛着两个人走进门来,毫不留情地朝墙角一掼。

    “……出云、香织?!”

    ——————————————————————————————

    ——此时的胡桃——

    ……

    “情况很糟糕。”

    日见坂胡桃刚以金色三倍速羊驼的效率狂飙到柴田公司附近,一直从旁监视的绪方悠便打发韦伯过来传递了这个不幸的消息。

    “怎么个糟糕法?”

    胡桃刚站稳脚跟就连珠炮似的追问开来,

    “冬树怎么样?脑袋掉了?手掉了?脚掉了?命根掉了?如果他还五体健全,那就不算特别糟糕。”

    “……我说错了,情况一点都不糟。”

    韦伯扶额。

    “比起这个韦伯君,我记得自己有拜托过你和悠小姐拖住柴田?为什么rider现在还站在你身后津津有味地读着荷马史诗?你放心我知道这肯定是悠小姐的心血来潮,我不会打你也不会迁怒于你,总之请你先用三十字简明扼要地解释一下现状。”

    韦伯见她来势汹汹、又是在最爱逗他寻开心的rider面前(这会儿rider正从史诗上方冲他挤眉弄眼等着看好戏),一下子涌出了几分对抗意识,索性以不输于胡桃的爆发式语速滔滔说了开来。

    “你的确这么拜托过我,悠小姐也的确心血来潮要求我和rider暂时静观其变,不过这主要是因为你哥哥先莫名其妙冲了进去……眼下状况是caster主从和berserker的人造人御主带着失去意识的日见坂君和白鸟小姐进了大楼,你哥哥正处在敌阵中央,虽然四面楚歌但目前四肢尚全。”

    “……”

    胡桃原地沉默五秒,期间眼光一晃不晃地定在韦伯脸上,直像僵尸一样瞪得他浑身发毛。

    “喂、喂,日见坂小姐,你还好吧?那个、你也不用太担心,悠小姐和archer一直在对面楼上守着,archer的眼神可好了,真有个三长两短他们肯定会及时出手……”

    “你多心了,大小姐不是在担心这个。”

    绿archer现出实体忍笑插嘴道。

    “她是想说……你超过三十字了。”

    “…………”

    韦伯抽搐了一下,眼神都快死透了。

    “你放心,archer刚才是开玩笑的。如果他不开口,我本来也打算跟你开这个玩笑。”

    胡桃及时救场道,又不痛不痒地向archer背上击了一掌,装模作样嗔怪道:“干嘛抢我话头?我还想亲自让韦伯君露出这种对人类绝望的表情呢。”

    “我不是对人类绝望,是对你们两个绝望了!我说啊,你们真的明白眼下的状况吗?”

    韦伯禁不住跺着脚高喊起来。

    “所以呢日见坂小姐,你刚才到底在发什么呆?!”

    “哦,”胡桃抚着腰间的长刀展颜一笑,“我在想等会儿要把这个忤逆的哥哥爆炒还是炖汤。”

    “这发言问题更大了吧————?!”

    “好了小子,别那么血冲脑门……”

    征服王看不下去,伸出巨掌重重拍打着韦伯的脑袋,却险些再次将他打趴下。

    “对,就是这个表情。”

    见韦伯气恼得几乎头顶冒烟,胡桃这才慢悠悠地收起笑容停止了挑衅。

    “我说韦伯君,回想一下你和王共赴决战时的场景吧。当时你紧张吗?害怕吗?担心过自己再也回不来吗?”

    “这……”

    韦伯尴尬地张了张嘴却接不上话来,胡桃立即将此视作默认。

    “肯定有吧。我现在也很紧张、很害怕……说实话我也不想死。但是韦伯君,如果打着寒颤一步一回头地走上战场去,那我们从一开始就输了。你想,尽管你当年只是个不成熟的毛头小子,最后不也笑着骑上了王的座驾吗?”

    “为、为什么你会知道……”

    “因为我看见过。两年前,在你们的世界。”

    像是同老友叙旧一般,胡桃平和而笃定地笑了笑。

    尽管腰挎长刀衣衫浴血,此时的她却一如当年人畜无害的游戏测试员。

    “当时我真的非常羡慕韦伯君。所以我想,自己也不能输给韦伯君才行……自己走上战场的时候,也得带着和韦伯君和一样漂亮的笑容才行。如今我都笑出来了,给我这种信念的韦伯君怎么能绷着一张脸呢?”

    “日见坂小姐,那个,我……”

    听见对方盛赞,少年不由难为情地搔了搔面颊。

    “啊啊,我知道。‘眼前这个韦伯君’不记得我的事。”

    胡桃有些落寞地自语着,抬起手来轻轻搭上少年的肩膀。

    “假如那个世界对我来说是铭心刻骨的初恋对象,对你们来说就只是个擦肩而过的路人,连回眸都不带一下。这么一想,总有种二次失恋的感觉……”

    “……对不起。”

    “虽然不太清楚怎么回事,打起精神来啊小姑娘。”

    “放心,我懂。”

    胡桃笑着点头。

    ——是的,她现在除了冬树背负的秘密,其他什么都懂了。

    “只是,即使‘这个韦伯君’和‘这个rider’什么都不记得……对我而言,你们也一直都是我的朋友。”

    胡桃撑足了脸皮抛下这句肉麻话来,又极其破坏气氛地顺口补道:

    “只可惜唯一记得我的吉尔伽美什,大概永远都没法做成朋友了。”

    她很清楚,自己永远都无法认可英雄王的作风。

    自然,那个男人也永远无法理解她的冥顽不灵。

    在他自我中心的世界观中,为他人、为职责献身皆是愚不可及之举。但胡桃却再明白不过,每次付出都会伴随着某种甜蜜的痛楚,彰显着她在这世上无可替代的存在。骑士王为国扼杀情感,英灵卫宫不断重复着以拯救为名的杀戮,心境大概都是如此。

    总有那么些愚者,必须依赖着这份圣人式的、自我牺牲的甜蜜痛楚才能活下去。

    “……archer。”

    胡桃转向自己身边难得沉默等候的男人。

    他也是背负着圣人之痛苟活的愚者,与无可救药的自己再相称不过。

    “走吧,去好好教训一顿我的傻哥哥。”

    “等一下,你是不是搞错了对手……柴田那边可是有两个servant,别一个人乱来啊!喂!!”

    一直处于掉线状态的韦伯猛然回过神来,大力挥舞着手臂冲胡桃的背影嚷道。

    “别担心了,小子。”

    征服王宽厚的手掌缓缓落到他肩头,韦伯条件反射地浑身一颤,对方却迟迟没有像以往那样一掌将他拍进地里。

    “人家小姑娘说得够清楚了。什么叫教训?教训就是小施惩戒教人懂事,就像我平时对你小敲小打一样。至于我们的对手,早就没什么教训的余地了……这可是真正的生死厮杀。”

    “你平时对我也不叫小敲小打……不对,问题不在这里!”

    韦伯不再指望与眼前的巨汉沟通,双手抱头哀叫着蹲□去。

    “以一敌二根本没有胜算,更何况对方还是那个破坏你战车的骑士王……又不是耍两句嘴皮子就能解决的对手!那女人到底在想什么啊!”

    “那时saber铁了心拼死求胜,现在可不一样。”

    征服王清了清嗓子,正色道:

    “不过双拳难敌四手是实话,我们这边似乎还有小鬼落在敌方手里。只靠小姑娘一人太勉强了,小子,我们也跟上去吧。”

    “等等,悠小姐都说了不要擅自攻入……啊啊啊,算了!悠小姐察觉到变故也会有所行动吧,我们先上!”

    “这就对了!不愧是我的master,够爽快!!”

    “我倒希望你说这是有勇无谋……唉……”

    ——然而,两组人马还没来得及杀入大楼,圣杯战争期间可能出现的最大变故就发生了。

    “ar、cher……那个是……”

    最先意识到变化的是胡桃。她猛地刹住脚步,目瞪口呆地在柴田会社门口站定下来。

    只见柴田办公室所在的楼层窗口一齐放射出夺目的白光,紧接着,一排电影特效般半透明的纯白阶梯在耀眼的光芒中从楼顶徐徐升起,以肉眼可辨的速度一阶阶延伸向遥远的天空彼端。

    而阶梯尽头的景象,身为忠实型月厨的女人熟悉得几乎要落下泪来。

    “天……之杯……”

    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亲眼看见这条卫宫切嗣的儿子和言峰绮礼的女儿一同走过的路。

    这简直是世界和平的象征啊。

    “可是……为什么?我们世界的圣杯,并不是以这种形式……”

    韦伯对眼前陌生的情景感到不解。

    “这是你们那时代十多年后的圣杯,是小香织和我最喜欢的画面之一。大概因为圣杯的载体是香织,所以才会以她记忆中最美丽的形象现身。”

    胡桃一边揣测一边抽刀出鞘做好了突入准备。

    “总之,柴田已经启动了圣杯。接下来我们只需要彼此残杀到只剩下一个servant,然后爬上天梯许愿就行了。活着爬上台阶顶端的就是赢家,这规则够简单明了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天之杯”是fsn后传fha里的名场景,正如胡桃所说,只有士郎和言峰家的卡莲一起爬上去才能打出true end(士郎一个人爬会死得很带感),因为我打fha之前没有看任何剧透所以当时可震撼了……fha在日常与非日常间交织的悬疑气氛真心碉堡,虽然本作不涉及但至少最后来刷一下这段美丽的天梯吧!【闭嘴

    掉线已久的出云·香织组合一方面大概是秀现充被雷劈了(什么),另一方面是我最近也在给k存稿,写到出云脑中就自动浮现k那位出云小哥,相当的混了个乱……不过他们当然不是炮灰,会被爱丽丝他们抓回来也是有深层原因的……(深沉脸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

页面底部区域 foot.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