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第十一幕 审判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Fate/Hero back(伪综漫)作者:川上羽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css-auto.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Fate/Hero back(伪综漫)》 52第十一幕 审判
    【宅圣杯战争·终日】

    【天之杯前】

    ……

    正如胡桃所言,他们眼前这道纯白阶梯完全复制了香织记忆中美丽的圣杯影像。然而她不曾料到的是,就连登上这道阶梯所需经历的艰难险阻,也一点不亚于卫宫士郎为抵达终点而遭受的几十次dead end。

金马彩票开户网址    胡桃刚握紧了刀柄朝里冲去,就见柴田办公室的窗口嗵地爆出一团浓烟,银白铠甲的骑士与红衣翻飞的弓兵缠斗在一起跃了出来。

    “嘁,第一枪被悠小姐抢了吗……也好。金马彩票开户网址多亏他们在墙上开了个洞,省得我们爬楼了。archer,跳上去!”

    “怎么,你叫我?”

    红衣白发的英灵攀着建筑物向她打趣道,胡桃头也不转就恶声恶气地打断:“我叫绿色的那个!”

    “是吗,绿色啊……的确,那顶兜帽绿得发亮呢。”

    红archer意味深长地瞅着罗宾汉笑了一笑,闪身避开saber迎面劈来的剑刃。

    “啧,对老朋友还真不留情。”

    “彼此彼此。”

    金发少女后撤一步调整姿势,随即再次以雷霆万钧的气势一跃攻出。

    “等一下,你说谁戴绿帽子?!”

    绿衣弓兵正一手揽住胡桃作势欲跳,闻言立即将弩箭对准了空中穿梭跃动的红影。

    “别动肝火,我可什么都没说。”

    红archer边以双刀极力格挡骑士王的斩击,边故作轻松地冲地上那位同性相斥的对头笑道。

    “你这……”

金马彩票开户网址    “行了,这会儿就别陪他说相声了。”

    胡桃发话制止了将手伸向箭袋的弓兵,又仰起脸向楼上与saber缠斗正酣的英灵卫宫喊道:

    “红色的archer,我可以放心把saber交给你对付吗?”

    “不用说得那么严肃。我跟saber不知多久没见面了,这只是一点亲切的问候而已。”

    “戏言!”

金马彩票开户网址    不等红archer神色轻松地说完,少女已鼓足了力道挥起大剑直冲而上,硬是将这个铁打的男人逼退了两步。

金马彩票开户网址    “既然已踏上战场金马彩票开户网址σ愿氨闶瞧锸康睦窠凇rcher,若你以为与我有旧交就能换得我手下留情,那也未免太轻视我手中的剑了!”

金马彩票开户网址    “哎呀呀……伤脑筋。即使换了个世界观,唯独骑士王顽固的脑袋还是一成不变呢。”

    (你有资格说别人吗?)

金马彩票开户网址    胡桃在心底暗暗苦笑道。

金马彩票开户网址    saber的脑袋士郎的心,可谓fate/stay night两大硬度横扫全场的名物。

    所谓坚贞不屈,换个说法就是冥顽不灵。

    同为冥顽不灵的石头脑袋,眼前的情景几乎要让胡桃心生亲切了。

金马彩票开户网址    不过,眼下可不是兴高采烈开什么顽固同好会的时候。

金马彩票开户网址    “我们也上,archer。”

    “遵命,大小姐!”

    青年爽利地应了一声,顺手抄起胡桃的腰便一蹬地纵了出去。

    眼见脚下灰黄的大地逐渐远去,蜘蛛丝般的一线银白阶梯则一点点趋近眼前,胡桃自然是不会毫无感慨的。但她什么都没说出口,甚至也什么都没想——在最后决战前唧唧歪歪发表一大通感想的,不是主角就是死得最快的一方。

    而她从来不相信自己会是主角。

    因此她只是默默箍紧archer的肩头,在距离窗口一丈之遥的位置借力一撑,率先纵身跃上了落脚点,随即架起长刀一个箭步冲入室内。

    “冬树……!!”

    尽管极力遏制着内心躁动不安的焦虑情绪,胡桃的第一声呼喊中仍然迸发出掩饰不住的急迫感。

    “胡桃?怎么你也……”

    听见熟悉的茫然男声迎面传来,金发女人不禁下意识地小小放松了肩膀,嘴上却依旧死咬着不肯饶人。

    “这是我该问的话,蠢货。谁让你擅自行动了,啊?你有把我这个妹妹放在眼里吗?”

    “大小姐,总觉得你这发言逻辑很有问题……”

    绿衣青年忍不住小声提醒道。

    “闭嘴,日见坂家内部的事轮不到你插手。在我们家女人才是支配者——”

    胡桃回想起一惹妹妹不开心就乖乖爬去跪键盘、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冬树,反射性地随口呵斥道。

    “日见坂的女人是支配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孰料这句话竟像是拧动了柴田身上的某个开关,他突然不顾眼前凶险混乱的局势,伏在办公桌上大幅抽动着肩膀,爆发出一长串不知是讽刺还是悲哀的凄厉狂笑。

    “……?”

    胡桃本只是顺口损上m属性哥哥一句,对柴田如此激烈的反应始料未及,一时间也有些摸不着头脑。她见archer也一脸莫名其妙,只能一边缓缓朝与人造人青年紧张对峙的冬树靠拢,一边抬高嗓门虚张声势道:

    “有什么好笑的?”

    “呵呵……呵哈哈……日见坂君,我两年前为何会找上你,你就从来没有想过吗?”

    一向镇静的柴田像是被人下了蛊似的,双手捧腹笑得直不起腰来。他好不容易止住笑声,却又低垂着视线阴沉沉地答非所问道。

    “……哈?”

    柴田刻意在“日见坂”这几个字上加了重音,胡桃隐约察觉到几分异样,便将目光转向场上唯一没有陷入九里云雾中的冬树。

    “我说……你知道他在说什么吧,冬树。”

    虽然嘴上把哥哥贬得不得翻身,但胡桃也没有糊涂到看不出端倪——冬树之所以会独身前来送死,绝对是因为他掌握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关键情报。

    然而,冬树却没有半分当场说破的意思。

    不如说,他根本不打算接柴田的话。

    没等柴田把该说的不该说的一股脑儿倾倒出来,重拾冷静的冬树就已有了动作。他作势要去扶胡桃肩膀,却顺手一个肘击向两步开外的n号人造人招呼过去,把对方撞退后紧接着抬腿横扫,三下五除二就把那个号称人造servant的精瘦男子放倒在地。

    “虽然强化了身体能力,反应却还是慢得不行呢。”

    冬树轻松直起身来,正要出拳向他腹部捣上会心一击——

    “住手!你想害死那两个小鬼?”

    柴田原本是小觑了冬树才如此大意轻敌,一见情势急转直下,顿时就顾不上嘲笑胡桃的无知了。只见他立马收起那副扭曲的笑容,边高声断喝边朝墙角一左一右看守人质的少女们使了个眼色。

    漆黑纱裙的女孩粲然一笑表示理解,又提起裙摆优雅地原地转了个圈儿,然后信手扼住了香织洁白的脖颈。

    “……!!”

    这招很多反派人物都用过,卖相虽贱,但百用不厌。

    “caster虽然外表年幼,但也是货真价实的servant。只要她手下用点力气,这个脆弱的人柱会怎样……你们该不会不清楚吧?”

    柴田见人质在手,一脸的志得意满气定神闲。

    “…………”

    胡桃还没从冬树方才闪电般的炫丽连击中回过神来,愣愣在原地杵了半秒才反应道:

    “……哦。”

    柴田:“………………”

    注意到对方面色忽青忽红变个不住、只差把“你这是什么反应”写在脸上,胡桃觉得自己有义务做个解释:

    “我哥不怎么看小说漫画,顶多跟着我涉猎那么一点点,所以他对这种场景不是特别熟悉……可是对我而言,‘你再过来我就杀了她’实在不是什么新鲜台词,你总不能指望我表现得像个头一次见男人的闺房小姐一样吧。我与你不同,不太擅长做戏骗人。”

    柴田:“…………………………”

    “差不多点儿大小姐,我可不希望这家伙还没开打就被你气崩溃了。”

    一直忍笑旁观的绿archer拍拍她肩膀,扯着嘴角吊儿郎当地插话道。胡桃正想调笑说你怎么变得心慈手软起来了,就见他一本正经地接着说下去:

    “——那我岂不是少了个亲手发泄的机会?他这些天可没少折腾我们,我怎么着也得还个礼啊。”

    “他这些年可没少折腾我,要发泄也是我优先。”

    胡桃笑着接话,顺手向脸色铁青的柴田晃了晃中指。

    “不过我英明神武的大哥似乎已经帮我揍过他了……我就委屈一下,只从精神层面报复好了。你意下如何,柴田先生?”

    “……别自以为是,小女孩。”

    柴田怒极反笑,心下明白胡桃不过是嘴上倔强,掌握人质的自己仍然处于绝对优势。更何况caster还自带强制卸载记忆与人格的外挂大招,同为人柱的香织都没能挨过这一关,胡桃她们自然也是瓮中之鳖。

    柴田心底暗暗打着如意算盘,一时按捺不住唇边浮上的满足笑意,牵得整张脸都松了下来。他一面以言语威胁胡桃、逼他们远离出云香织,一面按事先约好的暗号向黑衣少女打个手势,示意她再次施放固有结界“无名者之森”。

    “嗯嗯,爱丽丝明白了。大家都~来爱丽丝的世界玩吧…………诶?”

    caster刚笑嘻嘻地抬起手来,纤细的手腕便被人冷不丁从后捏住了。

    不带半刻停顿,那人一用力就将少女的手臂弯折成了违背生物学原理的角度。

    “啊、咦……?痛……好痛!”

    人偶般玲珑可爱的少女登时小脸煞白,只顾带着哭腔嘶声喊痛了。

    制住她的人并非胡桃、冬树与罗宾汉中的任何一位——他们三人都远远站在房间另一端,看上去也不像是会施展影分|身的样子。

    爱丽丝本就像个瓷娃娃一样粉团玉琢,而那只手的肤色却更比她白皙一筹。循着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向上看去,是一板一眼紧紧扣起的衬衫袖口、因沾了林中尘土而稍显暗淡的布料,以及——

    “你该不会真打算对我们见死不救吧?阿姨。”

    丹凤眼,小白脸。

    漂亮的人偶少年将黑眸眯成一线,半带挑衅地越过整个房间盯着胡桃失笑道。

    明明刚分别不到一日,胡桃却觉得自己似乎已有许久没见过他了。

    “哪里,我一直坚信你会来这么一手绝地反击。如果‘云雀恭弥’被两个牙都没换齐的小女孩放倒,天下得有多少怀春少女从此不相信爱情啊。”

    “那关我什么事。”

    少年冷然道。

    “也对。”

    胡桃和气地点点头,

    “事到如今,‘云雀恭弥’又关你什么事呢……出云君。”

    ……

    柴田千回百转的心机最终不过证明了,七草出云是个比他想象中顽强百倍的少年。

    起初,爱丽丝“夺取姓名”的魔术的确对他起效了。身为由旁人赋予记忆与人格的人造人,出云的“自我”原本就比常人更为脆弱。因此当强大的固有结界侵蚀他人格之时,出云几乎毫无招架之力。

    说来也是个让人能够重新相信爱情的俗套故事:在出云的人格即将融化殆尽时,香织歪打正着将他从结界的束缚中拯救了出来。

    再怎么单纯缺心眼,白鸟香织毕竟是身负“切断”属性的人柱。

    她所能为出云做的不多,却很有效:她把自己与出云一同从固有结界中“切离”了出来。结界依然正常运转,从爱丽丝的角度看不出半点异常,而他们却能安然无恙地身处其中。

    两人情知硬拼占不到便宜,结界解除后就默契地一起伏地诈起了尸。两个爱丽丝到底是孩童心性,不加怀疑就拖上他们去向柴田复命,于是便有了方才那惊险离奇的一幕。

    香织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主动运用人柱之力,就成了顷刻间扭转战局的神之一手。

    ——当胡桃事后了解这一切时,她突然觉得人柱也并非那么不幸。

    ……

    出云一醒,柴田守立时四面楚歌。

    他面如死灰地四下环顾,只见得力干将皆是一副狼狈不堪的惨状:好不容易培养成形的berserker御主被冬树掼倒在地,人造人本来还想凭借优越的身体素质还上几招,一见出云复活索性面朝下和地板缠绵去了。黑裙的servant爱丽丝被出云潇洒利落卸了胳膊,这会儿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掉个不住(这不能怪她,基础属性全e的英灵正面遇敌……总是会吃上那么一点亏的);而白纱裙的master爱丽丝早就抱头缩到了房间角落里,泪眼汪汪地恳求出云放了自己的朋友。

    小林呢?

    哈桑们一半被尼禄葬送于黄金剧场,一半被恩奇都借基友王财削平了。

    久原薰呢?

    被胡桃设局暗算,身中archer陷阱而奄奄一息,没有十天半月也甭想再围着饲主活蹦乱跳。

    berserker呢?

    呜嗷嗷一声吼就同对门berserker解决私人恩怨去了,一黑一白两个骑士大概可以厮杀到天荒地老。

    saber呢?

    还在窗外同老朋友卫宫以剑交心,你来我往过招过得不亦乐乎。就算红衣弓兵落败,后头还有个红斗篷的亚历山大大帝等着。再再再不济,红色低胸礼服的金发剑士也会赶来救场。

    这简直是个红衣教啊。

    ——这一次,他是真的大势已去。

    “你输了,柴田先生。”

    胡桃攥紧手中被体温焐热的长刀,一字一字清晰地吐出这句话来。

    两年来,她无时无刻不期盼着与柴田做个了断,也曾暗自脑补获胜后要如何尖酸刻薄地挖苦这个疯子。但自己当真站到可以肆意指点江山的赢家立场上之后,她反而把一切都看得淡了。

    输了自然会让人不甘心到家,可是赢了又能怎样呢?

    贞德说过,圣杯或许可以改变人柱的命运,但也有极大可能性会引发世界支柱的崩塌。胡桃没有求死的兴趣,但也没那个志向去拖全世界陪葬。

    所以即使在尘埃落定之后,她也不可能过上两年前那般缺心少肺的无忧日常。

    知晓了自身宿命的人柱,注定要在不知自己何时会衰弱而亡的惊惧阴云中渡过余生。

    当你明知自己赢了也没什么好处可拿、却又不得不去跟人拼命的时候,这实在是件蛮心累的事情。

    幸好,这场毫无价值的拼命总算熬到了尽头。

    也幸好……虽然心累得无以复加,但胡桃看着眼前毫发无损的兄长与小鬼们,胸口依然像是三九天抱了个热水袋般暖烘烘的。

    嗯,看来她还是会爱的。

    “你打算把我怎么样?”

    柴田眼见已无翻盘希望,索性大喇喇跷着腿朝办公桌后一坐,讥诮的视线挨个儿从屋内那些年轻的面孔上扫过去。

    柴田到底是见过无数人生风浪的男人,胡桃却比他更沉得住气,口头答着话,脚下已朝自窗口向上延伸的洁白阶梯走了过去。

    “你说呢?诱拐幼女、故意伤害、非法□,该判几年判几年。我只负责解决个人恩怨,可没打算越俎代庖当什么判官。”

    “什……!”

    没料到胡桃会顺理成章地抛出日本刑法罪名来,柴田一时间有点慌了手脚。他满心想着这群毛孩子不可能真辣手伤人毁了自己一生,却愣是忘了他自己也是个该入狱反省的主儿。

    魔法大战打多了而忘记现实,这也是常有的事。

    胡桃见他慌神便禁不住扑哧一声发笑道:“怎么了大叔?整天想着推翻世界法则,反倒把最基础的社会规矩给忘了?那正好,等警察叔叔好好给你科普就是了。”

    既然柴田如此热衷于打破约定俗成的法则,那就以最平凡无奇的世俗法律去制裁他。

    要说胡桃对他毫无私怨也是骗人的,但事到如今,她觉得将柴田绳之以法就是再妥当不过的惩罚了。

    她淡淡说罢就抬步踏上了阶梯,耳畔只听见抽屉猛力拉开的尖锐声响,立刻头也不回地高喊了一声:

    “archer!”

    绿衣弓兵手起箭落,一下将男人大力抽出的手枪打飞出去,被早有准备的出云伸手一把捞过。

    胡桃听着男人长叹一声颓然靠上椅背的响动,心想该说的都说得差不多了,也懒得再与他多打嘴炮,朝archer挥了挥手就径自向前走去。

    但一脚刚踏上风骚无比的白色天梯,她转瞬触景生情,长年混迹二次元染上的中二装逼脾性又上来了。背对着瘫倒在扶手椅里的柴田,胡桃略一沉吟便以尽可能冷艳的姿态吐出一句:

    “其实我只想告诉你一件事,大叔。不管这世界多么玄幻不科学,但总有些事是不能做的——譬如像你刚才那样,企图杀害无冤无仇的人。”

    无论人柱、人造人还是英灵,无论被赋予了怎样超凡脱俗睥睨众生的属性,总有些东西不会改变。

    无仇无怨,不可伤人。

    而伤人者,终为己所伤。

    作者有话要说:柴田战毕,再有两章留给主角阵营告别、许愿、完结。

    这其实是个蛮简单的故事——一个不幸的人想要摆脱不幸,于是去伤害与自己一样不幸的人。我说过很多次,柴田没有什么可洗白的地方。他自然是爱家爱女儿,可要是你女儿需要换肾、人家不愿意捐,难道你能把人开膛破肚扒了肾出来?换成人柱这种玄幻设定,道理也是一样的。你觉得苦逼,别人说不定比你更苦逼,自己苦逼就去报复社会拉人垫背的就是个渣渣,除此之外啥都不是。

    而胡桃很清醒,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有了力量就有了处分别人的权力。她坚持让柴田接受世俗法律的制裁,也是出于她不想变成柴田同类的心情吧。

    这样的女人虽然比不上卫宫言峰家那两位,但我觉得大概是足以登上天梯的。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

页面底部区域 foot.htm